■金鐘雨傘廣場掛上「勿忘初衷暫緩公投」的直幡,有家長帶小朋友到場支持。楊柏賢攝

■梁麗幗昨晚到旺角佔領區,向市民解釋擱置公投的決定。

■由黃耀明及何韻詩等成立的文化監暴,發起在雨傘廣場撐傘一個月。張志華攝
【雨傘革命 第30天】
公投擱置,有人歡喜有人愁,但更多是淡然處之。擱置公投消息昨午傳出,有特意從元朗到旺角投票的巿民撲空,感到失望,有年輕人則認為「升級一回事」,公投則「搞唔搞都罷」,認為更多有創意的全民不合作運動才是佔領行動的下一步。學聯、學民成員晚上分別到銅鑼灣及旺角向佔領者解畫。
記者:張嘉雯 朱雋穎 盧勁業 譚靜雯 梁瑞帆
昨晚約10時,學聯與學民成員到旺角,向佔旺者解釋擱置投票及「賠罪」。學聯常委梁麗幗表示,雙學及三子希望加強市民對運動的參與。學民發言人劉貳龍表示,明白留守市民對公投有質疑,學民當初和不同佔領區朋友未有商討清楚,未想過市民有如此大反彈,向旺角市民鞠躬道歉。
學聯成員Ivan指,向留守者了解後,收到不少意見,包括擔心公投會被建制派倒亂。他表示,大家都留守已是爭取真普選的最佳證明。儘管很多人都說「學聯不代表我」,但學聯會和大家堅守到最後一刻。
學聯常委、中大學生會副會長黃嘉輝晚上來到銅鑼佔領區交代公投擱置事宜,他表示自上周五已收到銅鑼灣留守人士的質疑,昨晨決定擱置,他說「今次事件睇到民意重要,學聯非一意孤行嘅組織,所以決定收回,請大家繼續對學聯有信心」。有市民表示,撤公投是好事,但要開始想想運動如何走下去。

「走出嚟就係支持」
60歲不願透露名字的嬸嬸,家住元朗區,昨隻身到旺角佔領區,只為參加廣場公投,與記者聊天才知投票已擱置。她戴着帽子與口罩,似怕被認出,「我啲姐妹個個都反對(佔領運動),唔想同佢哋嘈,但我支持學生,咪自己出嚟囉」。嬸嬸有三名子女,「個個廿幾卅歲出嚟捱世界,日日加車費,但又要納稅,大財團又寧願丟空間舖都唔畀你做小生意……好在學生夠膽出嚟」。她說,來了佔領區10多天,不時買來朱古力送給學生,笑言「我都想去金鐘,但唔識路」。
今年50多歲的劉太說話有濃濃鄉音,本身是新移民的她,昨專程和親友到旺角參加公投。她直言,儘管不少天水圍的左鄰右里均曾在內地經歷過社會黑暗,但他們大都反對佔中,她在內地的親友亦經常致電叫她不要讓自己的三名孩子參加佔領行動。但她說,孩子的未來都是屬於他們,「40年後我都已經唔知喺邊」。她在電視畫面上看到周永康和黃之鋒越來越消瘦,作為母親她亦感到十分心痛,儘管不能參加公投,亦希望以母親身份到場慰問學生。
同樣受學生感動而來的趙女士,卻認為公投可有可無,「戴耀廷最初講,我已經話唔需要呢種形式,能夠走出嚟就係支持啦,智慧唔係好夠,有冇必要呀?」

建議差餉「逐蚊交」
自上月29日開始為MK人提供叉電服務的Felix和Lesley,也認為公投「搞唔搞都罷」,「冇左個方向係一回事,諗升級又係一回事,但特登搞個投票好無謂,學聯同三子根本冇認受性,尤其係三子,仲要最初淨係畀金鐘投」。Felix建議罷交差餉,或「逐蚊交」,增加政府的經營成本。
另一邊廂的銅鑼灣,對公投亦反應冷淡,任職傳媒的Sky表示,本來有打算投票,但即使取消公投也不覺得可惜,因為投票舉行與否,繼續佔領的大勢,並不會改變,「50萬人投又如何,係內部凝聚啲啫」。他認為,學聯、學民及佔中三子應從詳計議,從新設計投票內容,「問大家出嚟佔嘅目的,要真普選?要梁振英下台?」

警隊前高層籲曾偉雄「親身落區走一轉」

■鄧厚江(左二)昨午到旺角佔領區視察,其間與舊同袍談天。梁瑞帆攝
佔領運動至今一個月,警務處前高級助理處長鄧厚江昨現身旺角佔領區,與駐守的舊同袍握手打氣,他說要親身感受集會情況,又不諱言在這歷史時刻,任何人包括現任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應該親身嚟走一轉」,因為「聽任何其他人滙報都唔準確」。
指警隊角色吃力不討好
去年7月退休的鄧厚江,退休前接受傳媒訪問時曾稱,回望過去加入警隊的其中原因,就是喜歡警察的角色與正面價值觀。但持續一個月的佔領運動,警察的處理手法及角色備受市民質疑,退下火線的鄧厚江也不得不現身集會現場了解實況。 鄧厚江昨午到旺角佔領區,與在場駐守的舊同袍握手及傾談。《蘋果》記者問他「一哥」是否也應該到現場走一轉時,鄧表示這是歷史時刻,任何人也應該親身到來走一轉,認為聽任何其他人滙報都不準確。
針對前日有藍絲帶人士圍毆四名記者,鄧厚江稱:「任何暴力事件都應該受到譴責,香港人根本就討厭暴力,和平理性係香港成功嘅基礎。」至於有人質疑警方沒即場拉人,鄧說當時現場混亂,一定有人質疑警方做法,正因為警方政治中立,才會被兩方人士質疑。
鄧厚江10月18日接受無綫電視《講清講楚》節目訪問時,曾指現階段不宜強行清場,又對有七名警員涉嫌在拘捕佔領示威者時,使用過份武力的行為表示詫異。他昨稱:「如果一個咁大嘅運動(佔領運動),到今日為止,整體嚟講秩序都可以嘅,出現大規模嘅互相打鬥都係罕見嘅,呢個見證香港係一個高度發展嘅社會,亦都代表絕大部份市民嘅素質係非常高!」
惟鄧同意社會已撕裂,並指警隊在事件中表現非常克制,「全世界都冇見到咁克制嘅警隊」,他形容警隊在這歷史時刻扮演吃力不討好的角色,「警隊冇可能解決撕裂嘅社會情況,唔可以攞支針出嚟縫番」,結果淪為磨心。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10-27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