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是被精心挑選示眾的「大老虎」
         周永康被習近平、王岐山拿下,其經過情形與薄熙來、徐才厚大有不同。薄熙來出事怨不得胡溫習,也怨不得「反腐敗」,要怪只能怪他自己,治家無方,禦下乏術;如戴晴女士所言,薄家的「家教不好」:兒子坑媽、老婆尅夫、親隨「叛逃」,身邊最近的幾個人一個賽一個地往死裡作,洋相出到美國領事館,他要不倒台,簡直是沒天理,「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在天之靈也保不了他。徐才厚案發也是受了親信愛將的牽連,谷俊山不地道,供出了上司。徐才厚也不地道,收人錢財,卻不與人消災。網傳九○後趙姓大陸女子在香港洗錢一百億港元,棄三千萬港元保釋金人間蒸發,即是徐才厚受谷案驚嚇之後做出的低水準、非專業應急動作。如此愛錢如命,死黨都已經扛不住了,他既沒有能力與死黨切割,或者殺人滅口,又不想辦法活動關係、平事撈人,一門心思只想著保住自己那一份不義之財,昏庸如此,徐才厚也是合該有事。結果,應了趙本山那句台詞,「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人還在,錢沒了」。顯而易見,薄熙來、徐才厚並非預定目標,二人最大的問題大概不是腐敗,而是小圈子沒有管理好,攻守同盟出了差錯。
         周永康就完全不同了,他是被精心挑選出來為「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祭旗的。據官方媒體介紹,查處周永康採取了「剝洋蔥」(有人稱為「剪裙帶」)的方式,從「四川系」的李春城、郭永祥們,「石油系」的李華林、蔣潔敏們,「政法系」的李東生、余剛們,一大批周永康黨羽,包括他的秘書、部下、親隨、朋友、家人、親戚、情人們,幾乎一網打盡。待到外圍掃清了,最終,反腐之劍就準確無誤地落在了「大老虎」周永康的頭上,任他三頭六臂,任他呼風喚雨,也躲不過去了。要而言之,十面埋伏,三方合圍,拿下周永康是有計劃、有目的的主動進攻,是習近平、王岐山精心部署的「打老虎」戰役。當習近平誇口「蒼蠅老虎一起打」的時候,也許目標就已經鎖定。一年多以來「反腐敗鬥爭」轟轟烈烈,但中槍落馬的省部級以上高官超過一半是周永康故舊,別人或許中了反腐「流彈」,周系人馬則是一個接一個被狙擊手準確命中。這與薄熙來、徐才厚由死黨王立軍、谷俊山所連累自然是完全不同,不是周永康的黨羽招供出周永康,而是周永康案注定要株連其黨羽。

周永康案的複雜性與敏感性
         拿下周永康,與拿下薄熙來、徐才厚,對習近平、王岐山而言,意義當然也大為不同。薄熙來倒台之後,人們最關注的是「唱紅打黑」如何中止,重慶的冤假錯案是否得以平反,毛左路線是否會受到公開清算。薄案的處理雖然在司法上頗有亮點,但在政治上則是低調收場,白白浪費了一筆天賜的反左資源。徐才厚案是比較單純的腐敗案件,所謂「為他人晉升職務提供幫助」,也就是賣官鬻爵,開官帽公司,其犯罪性質無可爭議,即便個別「老老虎」願意為徐才厚「司法關說」,只要證據坐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所以,徐才厚被軟禁雖然比周永康晚了三個多月,處理程序上卻反而領先於周永康,且一經公佈就開除黨籍、移交司法,說明此人政治上已經沒有什麼油水可榨了。但周永康的案情要敏感得多、複雜得多,這不僅是因為周的級別更高,曾是「九人幫」裡實權僅次於胡溫的重要成員。
         首先,周永康案屬於常規化的腐敗案──雖然此常規乃是「潛規則」之規。周是精明人,不可能像徐才厚、薄谷開來那樣赤裸裸地直接收錢收房,周家的巨大財富大都是通過子女、親戚、「白手套」們以表面上合法的股權投機、商業交易等形式──尤其是通過與巨型國企之間的常規化商業交易而長時間累積形成,而這也正是「紅二代」、「官二代」們普遍採用的聚斂形式。即使周永康家族仗著掌管政法系統而比他人更加膽大妄為,屢有越界行為,聚斂金額過多,侵犯了其他豪門家族的勢力範圍,因而引起腐敗同仁的集體忌恨,但總體上,周案仍處於中共官場潛規則所默許的腐敗範疇。換言之,在周永康這樣的級別,有周永康家族這樣的斂財行為,正常得很,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在中共高層,此為「法不責眾」的常規動作。「升官不發財,請我都不來」,近二十多年來,有哪個政治局委員、常委的子女、親戚、情婦是從來不入商海,從來沒有濕過鞋腳的呢?周永康被當成「大老虎」來打,想必他不會心服口服、低頭認罪。
         其次,周永康是一個曾經身處權力要津的可怕角色。在前屆常委班子裡,周雖然排名老九,但實權僅次於胡溫二人,因為他手上有公檢法、國安、武警的專政工具,有他一手創建的「維穩」帝國和超過軍費開支的維穩經費,可謂要人有人,要錢有錢,要槍有槍,要多囂張就敢多囂張。周永康的職位使他很方便追蹤收集政敵、對手乃至同僚的「黑材料」,這些「黑材料」既可用於自保,亦可用於傷人。去年薄熙來案發、「康師傅」謠言滿天飛的時候,海外媒體即時曝出溫家寶、習近平家族的貪腐醜聞,顯係周氏人馬所為。自中共十三大以來,曾經擔任過政治局常委,目前仍然健在的尚有十八位,他們的家族子弟做過哪些不法生意,發過哪些不義之財,周永康即使不是事無巨細一清二楚,至少也能順手拈來、如數家珍,何況像曾慶紅家,曾與周家共同經營影視娛樂業;像李鵬家,曾與周家共同涉足海南島房地產業,他們若不為周家「說公道話」,就不怕被逼上絕路的周永康反咬一口嗎?
         以上兩點,使周永康案比薄熙來、徐才厚案具有更大的複雜性和更多的敏感性。以習近平的個性,以王岐山的行事風格,自然是希望一劍封喉,一招制勝,把「周老虎」徹底打翻在地,但事情未必按習王的意志發展。周永康被抓半年之後才予以公開宣佈,長達七個月所確認下來的「罪狀」也僅限於「違紀」而非「違紀違法」,此即周案複雜性、敏感性超乎尋常的表徵;而習近平「個人生死毀譽,無所謂」的表白,《人民論壇》「『大老虎』們或聯手反撲」的警告,則是周案複雜性、敏感性超乎尋常的證明。

「大老虎」們會聯手反撲嗎?
         反腐敗反到政治局常委這一級,的確是一件既有象徵意義、又有實際威懾的反腐大動作。中共高層是一個「講政治」、「講大局」的地方,以往的情形是,若「司令部」沒有跟對,很容易人仰馬翻,但貪贖受賄之類,則是無關大局的「小節」。政治局委員以上,或有「紅二代」身份者,很少有人真正栽在腐敗上。陳希同、陳良宇倒台不過是借了反腐敗的名義,實則為派系鬥爭的犧牲品。江澤民治下,遠華走私案牽連到賈慶林夫婦,結果賈慶林毫髮未傷,反而由政治局委員升為常委;胡錦濤治下,周正毅案牽連到黃菊,結果不僅黃菊無事,以「久經考驗的黨和國家卓越領導人」身份去見了馬克思,連周正毅案也只得高舉低放、從輕發落。至於「紅色後代」,鄧小平時代以來已經越來越變成為名副其實的特權群體,他敢犯法,人民政府不敢法辦他,這個群體極少與刑事案件發生瓜葛。鄧小平嚴打,以流氓罪槍斃了朱德的孫子朱國華;胡耀邦反腐,趁胡喬木外出開會之機抄了胡喬木的家,以詐騙罪判胡家公子胡石英有期徒刑一年半;朱鎔基辦遠華案,牽出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少將貪污、受賄、出賣軍事情報,老子羞憤自殺,換取兒子不死。其實胡石英、姬勝德判完刑之後就直接保外就醫了,比陳希同、陳良宇的囚徒待遇遠為優越。「紅色家族」是一個享有「治外法權」的特殊群體。
         如今,習近平、王岐山拿下了周永康,或許會感到很興奮,但如何處置周永康,必定會感到很煩惱。此事鄧江胡時代沒有先例。處理輕了──比如按照「程維高模式」處理,把罪過安在身邊人頭上,周本人只承擔治家無方、用人失察的責任,這樣一來,「大老虎」們誠然會放下包袱,不至於聯手反撲,但習近平、王岐山的「打虎」決心、反腐誠意也就完全破產了,接下來,充其量也就像打掉魏忠賢的明朝崇禎皇帝、打掉和珅的清朝嘉慶皇帝一樣,空有「打虎」業績,終究一事無成;處理重了──有人猜測周永康將戴上「建國以來最大貪腐集團首犯」的帽子而領受極刑,那當然大快人心。但恐怕不僅周家餘孽會拼死反撲,將其掌握的「黑材料」盡數抖出,也必定會強烈刺激到那些與周家有著類似腐敗行為的「退休的老領導」們。物傷其類,兔死狐悲,這是難免的,「大老虎」們因喪失集體安全感而坐立不安,發動某種形式的「聯手反撲」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若果真如此,對於共產黨這樣不守規矩、不講法治的組織來說,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09(大陸)楊 光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