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冠冕堂皇 背後貪欲猖狂
         中共抓了不少貪官污吏,他們落馬前都冠冕堂皇,在主席台上滔滔不絕的教訓別人。一旦出事,揭發出來的黑暗勾當,常令人難以想像就是同一個人幹的。
         薄熙來在重慶市委擴大會議上講話十分動聽:「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慾如水,不遏則滔天。無論大貪還是小腐,都要堅決查處。」前面兩句話還是引用兩千多年前韓非子的名言,似乎薄熙來反貪腐擲地有聲。可是中共公佈他已被縮小的貪污款是二千多萬元,其他罪行已經眾所周知。從政治明星跌向階下囚,他的言與行天壤之別。
         二○一○年二月任中央編譯局局長的衣俊卿,已發表馬列哲學研究文章上百篇,擅長權威性說教。誰也沒有想到他於二○一三年一月十七日迅速被免職,原因是生活作風問題,就是中紀委近來突出強調的「通姦」罪。網上十二萬字的《一朝忽覺京夢醒,半世浮沉雨打萍》,把他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真相揭露得淋漓盡致。人們也終於認識馬列權威原來是如此人物。

官場腐敗 軍界更爛
         官場如此,軍界更不堪。二○一一年底一次軍委擴大會議上,劉源突然揭發解放軍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中將的億元「將軍府」。經過兩年多的調查,谷於二○一四年一月初被捕,涉案金額二百多億元人民幣,房產三百餘處,有五情人。報道說抄谷俊山家時各種財物裝了整整四卡車,有純金製的毛塑像,家藏名酒無數,僅茅台就有一萬五千多瓶。谷俊山被揭發前後,判若兩人。
         中共於今年六月三十日突然宣佈給予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開除黨籍處分,將其涉嫌受賄犯罪問題移送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報道指他為他人晉升職務提供幫助(即賣官),收受賄賂;還提到他收受谷俊山的三千六百萬元,以及徐女兒結婚時,谷送兩千萬元一張銀行卡等。徐才厚家竟被抄出十六億元資金財物。谷充當徐賣官的掮客,竟明碼標價,上校升少將需付約三千萬元人民幣;較低級別官職,也要幾十萬元。由於涉案的軍方人員太多,中央領導尚未決定如何處理。徐還與谷共用情婦,這個軍隊的腐敗也就可想而知。而在其東窗事發前,大會小會上都高調要各級軍官廉潔奉公、整頓軍紀。更嚴重的消息是網上報道,習近平為了直接控制中央軍委中樞機要部門,在二○一三年三月派出鍾紹軍,空降中央軍委辦公廳任大校副主任,仍兼任習辦主任。鍾經過近一年的調查,交出一紙驚人報告──中共軍隊二○一二年軍費共六千七百億元,超過一半被五十名中將以上的軍頭私分。如果這是「遙遙領先的預言」,那真是不得了的大窩案、大腐敗,亡黨亡國之前已先亡軍了。

衡陽人代 集體賄選
         二○一二年底前後湖南衡陽市發生人大代表賄選醜聞。該案涉及衡陽市五百十八名人大代表,涉案人民幣一點一億餘元。五十六名省人大代表因涉及送錢拉票行為而當選無效。目前已依法終止七百四十九名省、市、縣人大代表資格,分兩批給四百六十六人黨紀政紀處分,起訴五十人,被定性為「一九八九年來最嚴重政治事件」。如此大量人代(官員居多)涉案的窩案確實具有「中國特色」。
虎後有虎 打不勝打
         與徐才厚同日被清除出黨的還有國資委主任、原中石油董事長蔣潔敏,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及中石油副總經理王永春,一個個「黨國柱石」突然都成了階下囚,而且人數越來越多。例如廣東省已認定二千一百九十名「裸官」,其中八百六十六人被免職。全國不知多少萬裸官?以此類推,人民還能相信尚在台上的官員沒有貪腐嗎?
         七月二十九日是「世界保護老虎日」,偏偏在這一天習公佈打下大老虎周永康。周在任時的角色相當於前蘇聯的貝利亞,因此有人評說周罪當判死。究竟如何判?不得而知。人們自然會問:大老虎只有一隻嗎?打得盡嗎?制度不改,抓了周老虎,還會出王老虎、李老虎。

清洗式反貪 又能反幾何
         自從習上台後提出老虎蒼蠅一起打以來,七十名官員自殺,在全國五千多名省部級高官中抓了四十幾個,冰山一角而已。王岐山公開承認,現在的反貪運動僅是治標,不是治本。評論家早就指出,習王是為了保黨固權的政治清洗式反貪(或稱選擇性反貪),主要是權鬥、排除異己。舉一個例子:據說原四川軍區政委葉萬勇多年前買官給徐才厚一箱子錢,直到徐被查,徐都沒有打開看過。紅二代的薄熙來是胡溫執政時抓的,六條罪狀到習審判時剩了三條。因為已經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所以一抓一個準,而且貪污數目越來越大。中共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規定貪污人民幣四百元就算貪污犯,現在揭發出的貪官動輒千萬或億元以上,簡直不能相比。全國六百八十九萬公務員,三十二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九十八個中央部門,從普通公務員升到這些部門黨政一把手的機會是五萬分之一。官員究竟有多少能保持清白?如今還有幾個是為了共產主義理想而當官的?現在當官不貪是奇蹟,貪是常態。
真正反貪 唯有政改
         無官不貪是因為現今中共官場中早已互抱成團,成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政治保護關係。一個想清白做官者無法在體制內生存,周圍的貪官怕被他揭發而會把他擠走,更別想向上升遷了,各級都是如此逆向淘汰的制度陷阱。在官員升遷中的潛規則,即買官賣官的利益輸送機制,才起實際作用。除非改變這個制度,否則清官只有退出官場一途。這也就是其他國家能實行官員財產公示制度,而自稱制度先進的中共討論了二十五年之久尚不能實行的原因。
         由上述可知,一個完全清白的基層官員要在中共官場中一級級從縣、地、市、省上升到中央領導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環境太險惡了,你死我活的搏鬥中途必被擠出去。習能否真正政改,為中國人民做一件好事,將出現的是習經國還是習澤東?人們只能拭目以待。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09 公 理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