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公民社會的國民必醜陋。
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國民
         天朝不許講普世價值,乃因自詡有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三個自信」;不許講黨的歷史錯誤,乃因阿Q頭上有癩痢瘡疤,忌諱「光」和「亮」字;不許講憲政,乃因共產黨自己就不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不許講公民社會,乃因天朝本來就沒有公民教育和不許有現代公民意識。
         沒有公民的專制社會,自然充斥著奴民、順民、刁民和暴民。近幾年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出國旅遊的人數大增,這本來是一件大好事,官方媒體稱這是中國國力提升的一個指標。但中國人的素質並沒有隨著國力的增強而提升,很多人把文化陋習帶出國門,像病菌一樣散播開去。
         早前大陸遊客在香港地鐵車箱內進食所引起的一場罵戰,孔慶東罵香港人是「狗」和「欠抽」,這一齣戲到了現在已屬小兒科。大陸遊客在香港旺角鬧市街頭大小便,甚至在美國航空公司國際航班的座位上大便。大陸旅客在台灣爭座位大打出手,在澳洲民航客機上也大打出手。別以為這只是些極端事例,事實上在中國大陸本土的公眾場合,像這樣的事情到處司空見慣。
         前幾年就聽說中國政府準備修訂《護照法》,其中有一條款,凡是出國言行舉止有辱國體的「醜陋的中國人」,將被扣發護照或限制出境。不管這一法律最後能否成文訂立,都印證出專制文化的因果關係。真是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反過來,有什麼樣的人民,也有什麼樣的政府。專制政權不許有公民社會,也不講公民教育,社會公德不是靠行政命令就可以提升的,公民社會裡的公民自治本身就是一種公民教育。這在中共統治下根本就不可能有這樣的空間。
         其實當今中國有資格周遊列國的人,除了公款旅遊和腰纏萬貫富人,主要就是中產階級,連他們的素質尚且如此,何況連小康夢想都未曾實現的升斗小民!共產黨的「國情論」不是說得很明白嗎?中國窮、底子薄、人民素質低,還不適合民主選舉。而民主選舉就是公民訓練的一種,如果說中國人的素質低到不適合民主選舉,那麼他們其他文明指標也必定低下。

中國遊客把文化陋習傳遍世界
         當然也要承認,中國人出境隨地便溺或者互相鬥毆的發生頻率並不是非常高,只能說那是一種戒不了的文化惡習。但有另一種陋習更為普遍,就是噪音喧囂,最近在國內和國外都被詬病的大媽「廣場舞」就是一例。作家劉心武曾寫過一篇文章分析中國特色的「喧囂文化」,他寫道:越來越多的中國遊客走出國門,把這種喧囂文化遠播四方,他們在公共場所旁若無人地發出浩大聲浪,造成噪音污染。中國人只要一「紮堆」,他們發出的聲音如果未達到一定的強力分貝,那就不叫直抒胸懷。大陸遊客之噪音侵略性是如此之強,無怪乎歐洲名勝諸如羅浮宮、巴黎聖母院之類,都為大陸遊客新增了中文提示:「請勿高聲喧嘩」,和中國政府制定的規章喜歡用「禁止XX」和「限制XX」的造句不同,人家的告示是勸諭式的,這正是文明素質的不同指標。
         再來看看,中國雖然沒有公民教育,卻有密集式和強力灌輸的「愛國教育」,恰恰愛國主義正需要高音頻的群體性齊聲吶喊。要愛國就先要深恨這個國家假想的敵人,先不說低智反智的愛國愚民,只看幾個穿著軍裝的超級愛國者少將和大校,他們所用的語言不但高分貝,而且總是詛咒式和富於攻擊性的。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聲音代表整個國家和民族,並非什麼個人意志,而集體的吶喊必須是高音頻的咆哮。然而這種習慣集體吶喊和咆哮的國民,必然是素質低下和醜陋的國民。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09 木 子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文章標籤

    中共 大陸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