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恩寵:在巡視組舉報韓正的全過程

鄭恩寵律師接受大紀元獨家專訪時描述了當天上午到中央巡視組告狀的詳細過程,及如何跟對方進行一番智鬥較量後,才收下他的舉報信。(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記者駱亞報導)
9月19日上午,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略施小計,在警察和保安的陪同下臨時改道前往中央巡視組上海駐地,狀告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疑似是市委辦公廳人員的接待人員起初對鄭恩寵狀告韓正進行恐嚇威脅,當被告知十幾萬字的材料已通過其他渠道轉交巡視組,對方纔改變態度。鄭恩寵回到家時公安局的人已經在等候,通知他從今天起不允許再出門。
鄭恩寵律師接受大紀元獨家專訪時描述了當天上午到中央巡視組告狀的詳細過程,及如何跟對方進行一番智鬥較量後,才收下他的舉報信。

鄭恩寵略施小計騙過警方直奔中央巡視組駐地
當天上午鄭恩寵律師向警方提出因拆遷問題要回從小長大的派出所去查父母的戶口,閘北分局派了警察保安各一名陪他同去。鄭恩寵以天不好路難開為由建議坐地鐵去,當他出了地鐵口往中央巡視組上海辦公地點江蘇路888號方向走了一段後,後面跟的警察才發現不對勁。
鄭恩寵明確告知對方:「你趕緊給市公安局打個電話,我今天要到中央巡視組」,警察稱:『你不要告訴我,我只當不知道』。

長寧區黨校門口到處是便衣、巡警、國保、特警
在中央巡視組駐地現場看到,門前有七八十訪民,外面也有很多的保安、便衣、特警、民警、巡警、城管。
守門的保安問清楚鄭恩寵來訪原因後,放他們三人進去。黨校內很多鐵欄杆拐七拐八,每個欄杆處有三四個警察在指揮,進入樓內教室,裡面坐滿了人。剛開始鄭恩寵以為很長時間才會輪到自己。
當他聽到填好表的人趕緊排隊時,他一看只有六七個人。原來很多其他人不是第一次來,是來等消息的。一共有三個開放的教室,每個教室二組人接待,每組兩個人,一個管電腦、一個負責接待。
接待人員威脅恐嚇:韓正是你能隨便告的嘛?!
鄭恩寵坐了不到5分鐘就輪到進去,在靠門的一個接待台,接待他的人看上去六十多歲、頭髮梳的整整齊齊的工號018、另一個年輕一點的016。
當他遞過表格,對方相當老練不看名字、不看身份證,直接看內容問:「你今天告甚麼內容?」鄭恩寵說:「我告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對我軟禁了8年,從2006年6月5日開始,每天有3名警察、9名保安24小時把我關在家裏,我今天以查我父母戶口名義才來的,跟我的警察就在那邊。」
對方瞪大眼睛說:「你怎麼告韓正啊?!」
鄭恩寵回答說:「解放日報頭版頭條刊登中央巡視組到上海查上海市委主要負責人的問題,並公佈電話號碼、辦公地點。韓正是市委書記,我今天告他是告對了。」
問:「韓正是你能隨便告的嘛?!」
答:「你們報上登出來沒有提條件,誰可以告誰不可以告,你看看我的內容好不好?」
問:「你告韓正要負責的!」
答:「當然要負責。」
對方就把整個表格看了說:「啊,你是做律師的,你告韓正更要負責、要有證據的。」
鄭恩寵說:「當然有證據。」
對方又問:「你證據那?」
鄭恩寵回答說:「你拿去吧,這二張紙!」他將事先寫好的大概6百多字的二頁內容給他。
對方還說「你是律師,你不知道韓正不能隨便告到嘛!」鄭恩寵非常堅決的說:「習近平現在連周永康、徐才厚都可以告,怎麼韓正就不能告那?中央巡視組不是直接就是要查上海市委主要負責人嗎?局級的只是附帶一下,其他動遷的轉上海市委接待室。今天別人都是動遷問題、工傷問題、拆遷問題,你們客客氣氣的,我們邊上桌子也是動遷問題的,你們不該接待的都接待,該接待的不好好接待。」
「對方說『我有權審查』,我說『你可以審查』,你拿過去。對方讓邊上一個打電腦的年輕人接過去,並將我的信息往電腦裡輸入。」
「『你告韓正太簡單了,就二張紙』我說:『我告韓正十幾萬字都告了,今天是來看看一下現場。我的信已經通過人大代表、民主派人士送到你們巡視組了,他們讓我自己來一趟填表,親筆寫下告韓正的內容,然後證明我交得他們的東西是真的。」
對方聽到這裡眼睛一愣頭晃了一下然後就笑了起來,「哦,你沒有跟我講清楚」
鄭恩寵回答說:「我告韓正的材料已經去了中央巡視組。現在其他不告,就告他軟禁我8年以上這點。」
「你故事講的太簡單,怪不得我開始沒有看清楚。」
鄭恩寵說:「故事如果講清楚,三天三夜也講不完。」
對方堅持要問清楚,他回答說:「東八塊的事情我坐了三年牢,這個事情歸最高人民法院管,我跟你說,如果你受理了你不是越權了嗎?你們中央巡視組是不管刑事訴訟的。」
對方又說:「東八塊不是解決了嗎?」鄭恩寵說:「東八塊就是我告的,陳良宇弟弟可能現在被關起來了,陳良宇本人被判16年,周正毅第一次三年,後來16年...。」
「怎麼證明韓正軟禁你的?」
對方質問:「你怎麼知道韓正軟禁你的?」鄭恩寵回答:「上海市公安局來了幾個處長通知我家屬的,閘北區幾個處長、局長都跟我見過面,他們都說:『上海市一二號人物要整你,我們沒辦法。』」
對方這時才態度軟下來說:「你能不能詳細跟我說一說?」
鄭恩寵回應,「詳細的,你去中央巡視組查一查,我幾十萬字的材料都交到你們中紀委去了,今天只是試試看你們接待的怎麼樣……。」
鄭恩寵指旁邊動遷的跟對方說:「不是你們接待範圍的,你們認認真真的接待,我現在明白了,隔壁這一桌大概是上海信訪辦做給中央巡視組看,看對訪民有多好。」

「鄭恩寵再被宣佈禁止出門」
當9點離開中央巡視組辦公地,他提出要上哥哥那裏去一下,跟蹤的警察沒有稱不行,但現在有人找他談話,只能談完話後再去。 當鄭恩寵10點回到家,底下警車已經到了,閘北區公安局的史金榮、張曉明找上門,對方告知來談話不是傳喚,並宣佈稱:「你從今天開始不能出去了,你今天出門時後騙我們警察,沒給我們講清楚去中央巡視組去了。」
鄭恩寵回應:「假如我講清楚,你還會批嗎?」對方說:「我當然不批。」
上次8月10日鄭恩寵因為接受外媒採訪被抄過一次家,直到8月21日才允許他出去遛狗、上親戚家。
鄭恩寵表示下去要去閘北分局信訪辦投訴,對方稱不允許,只能寫信。鄭恩寵說:「我家走到郵局十五分鐘,我去閘北分局信訪局十分鐘,還要貼郵票非常麻煩」,對方堅持不允許,鄭恩寵表示:「你這樣做,我要把你的事情上網。上海公安局是怎麼阻止我去中央巡視組告韓正,態度這麼惡劣,我後來說材料都去了中央巡視組,你們才軟下來。」
接待人員是否是中央巡視組身份存疑
鄭恩寵對今天接待他的人身份表示懷疑,他分析:「這個工號018的人講的是上海普通話,不像是中央巡視組的人。根據我的工作經驗,這人很可能是市委辦公廳的人,是為市委常委服務的。他完全捍衛韓正,跟韓正很熟,見我告韓正,非但火大而且還要攔著我,強調我是律師要考慮後果。後來才軟下來。」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年09月19日訊 責任編輯:林詩遠】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