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窮匕見的故事,知道「荊軻刺秦王」的人,都不會陌生。戰國時候燕太子丹,派刺客荊軻帶上秦國叛將樊於期的首級和燕國地圖去獻給秦王。一把帶毒的匕首藏在地圖裡面。待圖盡刀現,荊軻便取而殺之——雖然刺殺沒有成功,但「圖窮匕見」的成語卻流傳至今兩千多年,形容事情的本意到了不得不暴露的時候。
        八月底中國人大常委會公佈對香港特首普選的落閘決定時,市民和泛民主派那種受騙的悲憤情緒,梁家傑議員指「背信棄義」,媒體高呼撕毀承諾,都是對中共圖窮匕見的控訴。香港回歸中國,最重要的條件就是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的承諾。二十年來,他們一再拖延,一七年的普選再也推不脫。於是,撕破臉皮,利用宗主國的特權完全封殺市民公平參選的機會,制定多重路障,剝奪非共人士的候選資格,讓一七年大選成為一場強姦民意的假普選。終於亮出了刀子。
        事到如今,是不是二十多年前就有了今天這樣周密的腹稿?他們沒有這種遠見,就如毛周時代從未提出回歸一樣。但是,中南海決策者的反民主本質卻是一代一代地傳下來。這種專制本能壓倒他們的無知與顢頇,當年宣傳一國兩制最出名的話是「馬照跑、舞照跳」,最多加上老鄧說的可以罵共產黨。不料,時間教訓他們。當整個大陸已經笑貧不笑娼、有奶便是娘的時候,他們越來越感受到最可怕的「兩制」是民主制度。只有選票才能顛覆他們的一黨壟斷制,使他們失去不義之財與特權。而八十年代以來的天安門民運、蘇東波、顏色革命加深了他們對民主的恐怖感,近十多年權貴階級的貪婪腐敗,更是令他們噩夢連連,就怕不得好死。必然的邏輯是:如果在香港建立一個「民主政府」,那還得了!豈不是給大陸做出一個活樣板?於是,對香港民主進程的打壓步步緊逼,挾著龐大的資源呼嘯而來。
        這樣一種舉國體制的慣性,使他們變得迷信暴力與金錢而更加自負、虛偽而腦殘,對台灣現成的實例,視而不見。那就是主張台獨的民進黨曾經普選而上台,執政兩屆長達八年。按照中共的邏輯,大權在手,還不台獨?其實,阿扁政府不僅沒有在台獨方面跨進一步,而且推進兩岸交流,對大陸投資比李登輝時期高出幾倍。三通,包機、旅遊都談妥,沒有執行「戒急用忍」,但中方就是拖延不簽署,要把機會留給馬英九。可以設想,假如泛民(溫和派)在二○一七普選上台,又會怎樣?能夠走向何方?殊不知一個民主體制下的特首,要受到法治、新聞和多黨制的多重制約,絕無可能如一黨專政下為所欲為的領袖獨裁。——這些道理中共口頭上懂,實際上不懂。因為他們一直生活在對民主醜化扭曲的環境中。既無知又充滿偏見和恐懼。

來源轉自:
作者: 金 鐘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