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歷來是表面上說好話,背地裡捅刀子,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所幸的是,這年頭聽信它的人一天比一天少了。就在做著「中國夢」的「和諧盛世」,「警匪一家」、「官匪一家」之類言辭,已經頻頻出現於國人的口頭及網文。雖然是斥罵,但直擊的是實情,是社會現實。這般表達,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而且一針見血,筆者寫文章,有時也會來上這麼一句。
可是,稍加辨析,我卻產生了另外的想法。
知情者明白,警力是中共「維穩」的工具,官吏是替中共管天下的家臣。於此,撇開個體的警察和官員不談,就整體的警與官而言,在一般民眾的心目中,往往就是共產黨的化身或代名詞。如今,「警匪一家」、「官匪一家」之說頻仍,是否會給人造成一種「共產黨本來是好的,後來與匪為伍了」的錯覺?
其實,中國共產黨及共軍原本就是匪——佔山為王、打家劫舍、亂國害民的土匪——其斑斑劣跡早已證明了這一點。
不然,當年的中華民國政府和當時的百姓怎麼會稱之為「共匪」呢?1931年5月12日,蔣中正先生向國民會議提出《剿滅赤匪報告案》,強調:「國民政府與全國人民當前最急要之工作,亦莫過於撲滅赤匪……近年以來,受赤匪荼毒最烈而最慘者,厥惟江西與湖南,而湖北次之。今試即就贛、湘二省有形之損失言之,其統計已至堪驚人,江西人民被匪慘殺者約十八萬六千人,難民之流亡者約二百十萬人,各縣被匪焚毀之民房約十萬餘棟,財產之損失約六萬萬元……以各地受匪殘害之種種事實言之,赤匪之存在與蔓延,不惟於中國民族生存與發展不能相容,且於全國人民各個人之生命與生計不能並立……赤匪不僅使吾全國人民受物質上之有形損害,其處心積慮所蓄之陰謀,乃在於赤色帝國主義卵翼之下,直接利用青年男女農民工人,以破滅吾國之社會基礎與經濟基礎,而間接亦即所以破滅青年男女農民工人自身之生命。
蓋吾國之社會基礎為家庭,而家庭之新生命即為青年男女,設匪一方利用青年好奇心理之弱點,煽惑青年男女為種種反叛家庭之慘害舉動,而社會唯一基礎之家庭為所破壞矣。他方更乘青年血氣未定之弱點,誘使一般青年男女自由縱慾,則家庭之新生命又為所戕賊矣。若使此種破滅社會基礎之禍患未除,則中國民族非至滅種不止。」(見維基百科「中華民國的剿匪」詞條)。
中正之言,實乃真知灼見。可惜,清剿不力,加上清剿者自身存在的其他的一些問題,致使匪幫憑藉欺騙和暴力不斷坐大,九州終成匪州。是呀,「若使此種破滅社會基礎之禍患未除,則中國民族非至滅種不止」。赤匪的貽害危及中華民族的生存,已然被蔣公不幸而言中。
現今的中共,亦警亦匪也罷,時官時匪也罷,那不過是它的兩付嘴臉、兩套行頭而已,其黑心黑肺始終不變,匪性始終不變。它是要一條黑道走到底的,否則,就不是共匪了。共產黨的邪惡,不是平常人所能想像的,這就叫匪夷所思。共產黨什麼壞事做不出來!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干不出的。這是有「革命傳統」的啊!
大中華的國殤,祖國大陸的淪陷,快滿六十五年了。漫漫「匪」常時期,血淚與苦痛齊飛,謊言共屠刀一色,中國人民也已領教夠了。倘若誰還對共匪及其匪制抱有終極幻想,那真是「匪」夷所思了!
今後,如果未有更對路更確切的詞句,對於「警匪一家」、「官匪一家」等叫法,我也許仍然會沿用下去,只是有點不太情願。借題發揮,「匪」話連篇,謹以此擲給中共竊國六十五周年。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作者:苦膽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