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可以任意執法的國家,高收入和高等教育並不能讓中國的中產階級自動免除身體上或經濟上的危險。圖為2015年8月16日天津爆炸災民要求政府回購房屋。(AFP)
中國的中產階級長期以來只管掙錢發財、遠離政治 ,但是在諸多化學倉庫爆炸、陰霾籠罩、名牌大學生被警察打死、 醫生被病人捅死等人身安全威脅一次次降臨之後, 中國中產階級不再對一黨專制保持沉默,呼喚大變革。
【文/秦雨霏】
據《財富》報導,根據不同的估算,中國中產階級數量從城市人口的70%到2億人不等。這個快速擴張的階層受到高等教育,見多識廣,並且精通技術。這一切,本應該促使他們成為政治變革倡導者。但是1989年「六四」屠城的槍砲,扼殺了民主的萌芽,讓一代人噤聲二十多年。
在那之後,中共試圖通過經濟發展來維持政權合法性。但是歷史的經驗表明,經濟持續發展將帶來民主的興起和獨裁的覆滅。隨著公民收入和教育水準的提高以及中產階級隊伍的擴大,中共將越來越難以滿足民眾不斷提高的期望。
加州克萊蒙特.麥肯納大學教授裴敏欣在《財富》撰文說,中國中產階級的渴望現在集中在人身安全和社會保障兩個方面,這兩個目標對共產黨而言都具有很大的挑戰。

中共視法治為權力壟斷的威脅
裴敏欣寫道,在人身安全方面,中國中產階級希望他們的權利得到保護。但中共政權將法治視為對它的權力壟斷致命的威脅。在這樣的邏輯下,保護個人權利成為難題。
最近一系列事件說明中國中產階級對個人權利變得越來越敏感,越來越大聲疾呼。一個例子是,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被警察打死。網上群情激憤,因為許多中產階級分子感到同樣的命運可能隨時降臨在自己頭上。

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被警察打死。網上群情激憤,因為許多中產階級分子感到同樣的命運可能隨時降臨在自己頭上。(資料圖片)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除了雷洋事件,顯示中國社會缺乏安全感的事件還包括:病人毆打醫生;政府要求溫州業主再次繳納土地使用費;教育部削減湖北、江蘇等省的大學名額;天津化學倉庫爆炸摧毀家園,等等。
這些混亂提醒人們:在一個可以任意執法、司法殘酷的國家,高收入和高等教育並不能讓中國的中產階級自動免除身體上或經濟上的危險。
在中國,從農民工到訪民,人們常常抱怨警察凶惡。雷洋案件的不同尋常之處在於,一個已經在晉升上流階層的人,依然不能免於警察的淫威和荼毒。
微信上最近流行一首詩說:「中產階級可以被一場疾病摧毀,中產階級可以被一場股災摧毀,即使有很多座房子,你的心仍然感到恐慌,不安的感覺從未如此強烈。」

社保體系要求監管和預算透明度
此外對於中共而言,為中產階級提供社會保障也是一項難以達成的任務。《財富》文章說,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中產階級要求優質健保和收入保障。這兩者都很昂貴,其要求的監管和預算透明度都超過中共可以或願意提供的水準。

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中產階級要求優質健保和收入保障。然而,為中產階級提供社會保障是一項難以達成的任務。(AFP)
值得公眾信任的健保制度必須至少擁有清晰和有效的監管,並由可信的法律系統和自由的媒體執行。為了確保中產階級的退休收入,必須徵收專項稅,這樣將大大減少中共將國家財政資源分配給自己享用的部分。
這些都是中期到長期的挑戰。《財富》文章說,中共不太可能在維持一黨統治核心特徵的同時達到這些目標。

來源轉自:
【第483期2016/06/09】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