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張煙盒上的錫箔紙,拚成了一封舉報信。(網路圖片)
中共政協副主席,前江西省委書記蘇榮落馬,成為「十八大」以來第一個落馬的副國級高官,大陸媒體不斷揭蘇榮落馬更多內幕。最新的一篇報導將蘇榮在江西的執政黑幕一個一個大起底。並且稱,幾十張煙盒上的錫箔紙拼成的一封舉報信成為蘇榮被調查的導火索。
搜狐網報導,早在蘇榮被調查三年前,江西當地便已有人實名舉報蘇榮。此後,該舉報人被指「涉貪腐」入獄。在獄中,他用一張張煙盒中的錫紙,陸續完成了一封特殊的舉報信。

幾十張煙盒紙上的消息 拼成一封舉報信
2013年2月的一天晚上,60歲的姚敏建回家時,在家中的院子內,發現了一張錫箔紙。錫箔紙是從煙盒裡撕下來的,上面寫滿了字。很快,她認出紙上的字跡屬於她的前夫周建華。此時,周建華被指「涉嫌貪腐」已經被關押、調查一年以上。
從那天起,姚敏建便陸續收到小紙條,有的寫在錫箔紙上,有的寫在香煙盒上。幾十封寫在錫箔紙和煙盒上的消息合在一起,拼成了一封完整的舉報信。被舉報的對象,正是蘇榮夫婦。
這封舉報信中,周建華回憶,2011年,他曾向有關部門反映蘇榮妻子在新余當地一起土地轉讓中涉嫌暗箱操作和嚴重腐敗,導致政府受到近10億元的損失等問題。周建華稱自己被調查是因舉報蘇榮遭遇「報復」。
由於當時蘇榮仍在江西省擔任省委書記,收到「煙盒舉報信」後,姚敏建決定進京。
2013年兩會時,姚敏建來到北京,將打印好的舉報信郵寄給中紀委、兩高兩院等相關負責人。
2013年3月,周建華獲得了見律師的機會。此時,外界才獲知,在看守所中,周建華不被允許與外界交流,只能向獄友索要煙盒紙、錫箔紙,再偷下看守所中用來登記用的圓珠筆的筆芯,偷偷寫信,再由特殊途徑傳到前妻姚敏建手裡。

周建華與蘇榮正面「交鋒」
在新余市委市政府多位同事眼中,59歲的周建華是一個官場另類。周建華曾多次當眾與市領導頂撞,指出土地轉讓價格偏低等問題,並直言「其中可能有貓膩」。甚至與新余市政府領導發生爭吵。
最激烈的衝突源自於煙盒舉報信裡提到的那起「土地轉讓」。在新余市舉報無門後,2011年,周建華便開始了向江西省政府的實名舉報。然而,他沒預料到的是,自己很快也成了被舉報的對象。
周建華自己的舉報信石沉大海,但針對他的這份舉報卻迅速獲得重視。針對周建華的立案調查很快開始。
周建華並未因此沉默。他依然多次前往省政府舉報蘇榮家屬。期間,他還曾與蘇榮有過一次正面「交鋒」。但此後,針對周建華的調查節奏再次加快。2011年12月7日,新余市金玉滿堂酒店投資人、周建華的朋友楊鵬被帶走調查。
楊鵬自稱,為了恢復自由,他「被迫認供」,承認金玉滿堂酒店給了周建華的兒子30%的股份作為賄金。楊鵬的「認供」成為查辦周建華的證據。
2012年1月4日,江西省省紀委對周建華進行了雙規。此後,周建華的兒子、妻子以及多位朋友都被控制和調查。
他們中多人接受陸媒採訪時均稱,案件背後有黑手控制,黑手的主人正是蘇榮。

蘇榮執政劣跡被揭
被調查之前,蘇榮曾努力樹立其「反腐鬥士」的形象。江西媒體刊發的多篇誇其「反腐精神」的文章,至今仍可在網絡上搜索到。
除了「反腐鬥士」外,蘇榮最大的標籤是「種樹」——他曾在江西大力推廣「一大四小」,大搞植樹造林。這是一個預算達225億元的綠化工程。
但與官方「工程進展快、質量好,超出預想」定調形成鮮明反差,無論在江西民間還是官場,「一大四小」都頗有爭議,指其為「面子工程」。實施至今,江西每年用於「一大四小」的財政支出為50億元。
多名江西省官員表示,「一大四小」屬於蘇榮照搬主政西北時的那一套。「然而,江西是一個山區眾多的省份,森林覆蓋率已經很高。在公路旁種樹,會浪費很多良田」。
瘋狂種樹也曾引發媒體質疑。2010年,《新京報》曾就「一大四小」進行調查,一位村民說,大樹都被砍掉了,然後種上小樹,實在可惜。當地村民甚至把「一大四小」工程理解成:砍一棵大樹種四棵小樹,「勞民傷財」。

「調虎離山」後 江西官場震盪
文章透露,2013年4月,已升任中共政協副主席的蘇榮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一個月後,中央巡視組第八組即進駐江西。此後,江西官場震盪不休。
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在江西萍鄉,常務副市長孫家群、市委秘書長張學民、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安眾(曾任萍鄉市委書記)等官員紛紛被調查。
2014年3月,江西副省長姚木根被調查;6月3日,中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趙智勇因「涉嫌違紀」,近日被免去其中共江西省委常委、委員職務,6月10日又免去省委秘書長。

天網提示:

中共自摑咀巴提出的邪教鑑別法。
【大紀元2014年06月20日訊】(責任編輯:林詩遠)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