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在美國走私集團產、銷、洗錢一條龍,美國土安全部稱查獲的假手袋、假錢包和假手錶中的中國假貨佔68%,中共糗出門來,原來一窩糞!


被查獲的假冒名牌Coach包包。(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導讀:據美國國土安全部今年公布的數據,去年查獲的假手袋、假錢包和假手錶中,來自中國的假貨佔了68%,市值將近12億美元,中國造的假貨遍及美加,成了一個「大生意」,紐約唐人街是「名聞遐邇」的假貨集散地,這里「名牌」應有盡有。這里也有一個致密的走私鏈條,從產到銷,環環相扣。2年前聯邦破獲的這樁美國最大假貨走私案近期在繼續審判,《大紀元》從解封的起訴書開始,對這伙走私團體內幕進行一番探祕。
(記者蔡溶紐約報導)
曼哈頓唐人街的中國假貨已名聲在外,幾百至數千美元的名牌皮包在這裡幾十元就可以買得到,甚至成為世界各地遊客心目中的「觀光景點」,唐人街一名輔警告訴《大紀元》:外國觀光客就曾堂而皇之的向穿著警服的他問路,「唐人街哪裏可以買到假包?」
紐約作為全美國際遊客到訪最多的第一大城市,唐人街是假冒名牌的最大消費市場,雖說這個產業的生意規模還沒有具體數字,不過,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今年公布的數據,去年查獲的假手袋、假錢包和假手錶中,來自中國的假貨佔了68%,市值將近12億美元。
國土安全部的報告稱,中國是提供假冒產品的最主要市場之一,被列首位。那麼,「山寨工廠」的貨是怎麼運到海外來的呢?銷售假貨的黑市又有什麼內幕?《大紀元》從解封的起訴書開始,對這夥走私團體的內幕進行了一番探祕。

美國史上最大假貨走私案
6月10日,居住在皇後區的37歲華人江科道(Ke Dao Jiang,音譯,下同),和31歲的紐約州Maspeth居民林武(Wu Lin)在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對串謀走私假冒名牌罪名認罪。
兩年前聯邦政府破獲美國史上最大假貨走私案之一,涉案金額按正品市場價格計算超過3億美元,29名涉案人員除1人外均為華人,當中大多數住在紐約法拉盛、布碌崙、史泰頓島以及皇后區的木邊(woodside)。
執法人員發現,由美國德州的Patrick 蕭(音譯)、紐約市史泰頓島的江海東(Hai Dong Jiang,音譯)、德州的江海燕(Hai Yan Jiang,音譯)、史泰頓島的黃達意(Da Yi Huang,音譯)、史泰頓島的黃飛若(Fei Ruo Huang,音譯)、香港居民高頌安(Soon Ah Kow,音譯)為首的兩個走私團夥,既相對獨立又交叉關聯。2012年,執法人員從紐約、新澤西、佛羅里達、德州和菲律賓五地抓捕了這批人。


被查獲的假冒名牌LV手袋。(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根據法庭文件,從2009年11月到2012年2月間,該犯罪團夥從中國走私135個集裝箱的假貨到美國,包括仿冒耐克球鞋、UGG雪地靴,名牌手袋Burberry、LV、Coach、Gucci,各種名牌服裝和其它奢侈品牌的香水,還有私煙,涉案貨品的市值超過3億美元。
這些假貨在中國生產製造,通過在進口報關文件上謊報貨物名稱,由美國東岸最繁忙的新澤西紐瓦克港伊利沙白海運碼頭(Port Newark-Elizabeth Marine Terminal)進口。
法庭文件揭示,走私集團內部實行分工,有人負責中國生產、追貨,有人監督假冒商品的進口;有人把進口後的假冒商品分銷到紐約州、新澤西等各地;有人負責洗錢並將錢存入美國和中國的多家銀行,還有一些人「打點」通關公司。
這些犯罪份子為了賺錢,置消費者的生命健康於不顧。在執法人員掌握的一次電話對話中,林武與江海燕商量賣假化妝品的事,談到假化妝品是否傷皮膚身體,江海燕說,「做生意就要無所顧忌,你要講良心就去做和尚。」該集團甚至還企圖走私50公斤冰毒。
江海燕是走私團伙的頭目之一,34歲,在德州達拉斯和紐約市兩地居住。她負責決定生產哪些假貨,安排貨款給中國工廠,監管紐約和新澤西州兩地的分銷,并向批發商追貨款;林武則向江海燕買貨,將假貨在紐約地區分銷給批發商。
FBI、海關邊防局(CBP)、移民局(ICE)國土安全調查組(HSI)聯手,假裝成立一家報關公司,通過臥底探員2年多的摸查,於2012年一舉逮捕了29個集團成員。


被查獲的假貨堆積如山。(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起訴書詳解跨國走私集團鏈條
紐瓦克-伊麗莎白港海運碼頭(Newark-Elizabeth Marine Terminal)是美國東岸最大的集裝箱碼頭,每年處理超過250萬個標準箱,進出口貨值達1千億美元,其中超過1/4的貨是從中國進口。
這些假貨在中國生產製造,出廠時用普通商標掩蓋,等到成功入境美國後,把臨時商標拆卸下來,就露出仿冒的名牌商標,例如KGG移除偽裝後變成UGG。


在調查期間查獲的仿冒商品,圖中展示移除假的鞋底後,露出假冒名牌的鞋底設計。(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為了能順利過關,仿冒品與真品的標簽、貼紙、吊牌、徽章、禮品袋、包裝盒、配件、說明書等包裝和制假工具打散分開運輸。

在調查期間查獲的仿冒商品。走私分子為了能順利過關, 將仿冒品與真品的標簽、貼紙、吊牌、徽章、禮品袋、包裝盒、配件、說明書等包裝和制假工具打散分開運輸。圖中展示的兩種包裝盒。(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貨單不符 偷樑換柱走私假名牌
犯罪分子利用盜用的報關單走私,以假的身份證明(例如假社安卡等)完成走私活動。起訴書揭示,在進口申報時,該團夥套用盜用公司的貨物名頭,小心炮制假的提貨單,並采取偽報低關稅的品名,以獲取更高的非法利潤。例如貨單上寫「塑料衣架」、「膠卷」、「塑料頭髮夾」、「冰箱磁鐵」,但實際裝的卻是假UGG雪地靴或香奈兒香水,每個集裝箱的零售貨值達數百萬美元。
當海關抽查、開箱查驗,單貨不符而案發後,列為收貨人的正規貿易公司卻對這些走私貨毫不知情,或對公司信息被盜用不知情。


被查獲的假貨堆積如山。(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200萬美元向臥底探員行賄
2010年,走私集團有兩批貨被海關暫扣,還有40個集裝箱的假貨要陸續運抵。在貨物等待進一步調查處理(過X光機或開櫃檢查)期間,該團夥急於找人「關照」通關。
FBI得知走私團夥的意圖後,假裝成立了一家與海關有「特殊關係」的報關公司,派臥底假扮能幫他們將海關壓貨弄出來。逐步建立信任後,走私團夥欲增加這條「內線」的走私量,從每個月一、兩個櫃(集裝箱),變成三、四個櫃。
在調查期間,臥底探員先後收到的賄賂超過200萬元,走私分子的打點費用是:沒有查扣的每個箱付1.5萬元,查扣的支付5萬元。同時該團夥還繼續開發其他的「特殊關係」。

在倉庫裏進行二次包裝
當物品進入美國境內後,其他同謀有人負責收貨,有人聯系卡車公司,將假貨分銷到下線各批發商的倉庫,從一個倉庫運到另一個倉庫,有人負責倉儲管理。各批發商拿到這些貨後,在自己掌控的倉庫裏進行二次包裝,即將原來的商標去除、露出假冒商標,集團把這個過程稱為「加工」。

在調查期間查獲的仿冒商品,圖中展示蓋在面上的普通商標XMX。(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在調查期間查獲的仿冒商品,圖中展示移除蓋在面上的普通商標後,露出假冒名牌UGG的商標。(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有時他們也以包裹郵寄仿冒商標,再將仿冒的商標標識加工、縫到商品上。2011年11月26日,執法人員截獲「寧國密封集團」(Ningguo Sealing Group)的一個郵包,郵寄物品的名稱為「塑料標籤樣本」,打開包裹查驗,發現裏面居然裝有8,000個標註UGG的橡膠商標,以及2萬個UGG的布類標簽,可笑的是,UGG產地澳大利亞的英文被拼錯了字母,變成「ustralia」。
轉移資金 幾名同謀負責洗錢
前述兩名被告林武和江科道負責扮演批發商的角色,向下線的零售商提供假貨,走私團夥通常用現金買假貨,團夥其他成員負責向中國大陸小筆匯款(每次小於一萬元,以避免上報國稅局),而且不用真名,匯款給中國使用假名的收款人,以逃避金融系統對資金流動的監管。同夥提供這項「服務」換取售假利益中的分成。

美國司法部調查還發現, 還有幾名同謀負責洗錢,通過在中國、美國和其他地方的銀行進行毒品交易和非法賭博活動。(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美國司法部調查還發現,還有幾名同謀負責洗錢,通過在中國、美國和其他地方的銀行進行毒品交易和非法賭博活動。在執法人員掌握的一次電話對話中,莫建制(Jian Zhi Mo)對鄭明(Ming Zheng)說,他要送東西過來,鄭明說:「東百老匯,老地方見。」
鄭明綽號「米叔」,46歲,住在紐約,他主要負責洗錢。44歲的莫建制住在紐約法拉盛附近,他主要與郭寧合作負責假貨的二次包裝、倉儲和運輸,他也跑腿送錢和假文件,做郭寧跟班有10年了。


華埠東百老匯也稱為福州街。(蔡溶/大紀元)
東百老匯是紐約唐人街福州人聚集的地方,整條街隨處可見匯款代理,大約有七八十家,有些商店也代理匯款業務,這個市場的繁榮程度,超出一般人想象。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數據,2011年美國的中國移民匯往家鄉的金額達134億美元,世界銀行的官員還指出,上述金額只是基於銀行或轉賬公司等提供的數據,實際的移民資金流動規模可能會更大。
美國財政部的「銀行保密法條例」要求,匯款金額在3,000元以上的,金融服務商要保存匯款人和收款人的個人資訊。很多人就通過零散匯款、「螞蟻搬家」的方式,不需提供證件就填寫虛假信息,非法移民也可以向中國大量匯款,而不暴露自己的資金來源及動向。
2011年,臥底探員在唐人街和鄭明見面,交給鄭明2.5萬元洗錢,臥底吩咐,這筆錢是毒品走私的黑錢得益,他要變成正常的商業資金。2011年11月23日,鄭明從同夥趙國強(Gou Qiang Zhao)控制的一家公司銀行賬戶中,開具2.2萬元的現金支票(Cashier Check)給了臥底,幫臥底將隱藏的收入轉換成合法的支票,鄭及同夥收取3,000元手續費。
趙國強24歲,住在紐約法拉盛,他與鄭明和另一名同伙負責洗錢勾當。2011年12月底,為了增加洗錢金額,趙、鄭與臥底探員還商量如何開設更多的公司方便洗錢。
中國籍被告郭寧(Ning Guo)綽號「北京小子」,38歲,認罪後供認洗錢的模式如下:鄭明拿到現金後(扣除手續費),聯絡中國的同夥,該同夥把錢從中國福建轉到廣州的銀行,接著派人從廣州的銀行取出現金,把現金帶到香港存入銀行,再從香港的銀行匯入美國,打到要洗錢一方的銀行賬戶上。郭寧說,他的中國同夥並不關心錢的來源,不管是毒品黑錢、賭博金、官員的賄賂金、還是其他什么非法活動。
從2008年至2012年,郭寧與江海燕、林武將大約35個集裝箱、市值2,500萬的假貨走私到美國,郭的犯罪團伙還涉嫌將毒品交易和非法賭博的收益,通過中國、美國等地的銀行轉變為合法收益。


2011年,臥底探員在唐人街和鄭明見面,交給鄭明2.5萬元洗錢,臥底吩咐,這筆錢是毒品走私的黑錢得益,他要變成正常的商業資金。(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2010年12月21日,臥底交給郭寧5萬元現金洗錢,正如郭寧描述的,一週後的29日,臥底的美國銀行賬戶上收到4.25萬的匯款。
2012年8月,距離29人落案半年,國稅局和財政部嚴查東百老匯各匯款點的客戶資料,關閉了兩家匯款點,東百老匯風聲鶴唳了一段時間。

走私的行話暗語 內容豐富
執法機構通過監聽搜證,近身了解犯罪網絡,起訴書上披露的走私團夥間的對話,揭示了走私團夥的一些操作細節,內容豐富,足以拍一部電影,以下摘取部分:
批發商林武共參與了35個集裝箱貨物的走私,零售價值超過2,500萬美元。2010年12月17日前後,林武打電話給CC-1,稱上次從中國訂的貨很多都不喜歡,CC-1指示他:「你應該準備一些POLO衫(某名牌香水的暗語),這批貨有POLO嗎?」林武說:有。
假貨賣的慢了,他們會調整未來的進貨策略。2011年1月22日,居住在皇後區的江科道與CC-1聯系,CC-1稱Jordan(耐克跑鞋)賣不動。江科道說,「沒辦法,Prade 和LV也賣的不好。」


被查獲的假冒名牌耐克Jordan跑鞋。(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白色跑鞋還行,但賺的錢不多。」「現在推白色跑鞋太早了點,你可以放在美國加工。」「沒有用,UGG雪地靴也在這加工,但商標一沾就掉。」「可是其他人都這麼做的。」

涉案的假貨在中國製造,包括耐克運動鞋。注意鞋側凸出的黑色普通商標,用刀拆卸後,會露出假冒商標。(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叫更多的工人,這是一件急活,用刀把舊商標卸下。」郭寧說。
如此龐大的走私量,大陸工廠的發貨週期比較長,走私販們不但對「市場喜好」敏感,也更密切的關註競爭對手的銷售量。負責進貨的江海東(Hai Dong Jiang)對江海燕說:「今年UGG賣的很好,但我們換貨來不及了。現在已經4月份,就算把(正版)樣品寄到工廠起版,郵寄樣品至少要一週時間,工廠再起樣版,兩週內假設樣版一次OK,寄回來就5月了。到裝箱出運至少需一個月,6月份才能交貨。按照我們的路線海運過來40天,季節都快過了,所以這次肯定不趕趟。」
「看看明年什麼款式賣的好,在中國新年後下單,4月份拿貨,這樣就正好。讓阿苗(Miao Tracy Zhou)到中國去找一家工廠(仿冒UGG),我倆去的話,我怕其他人會傳(消息)。」
江海東也是走私團伙的頭目之一,35歲,他在紐約史泰登島住,負責向中國工廠下單、商洽貨期、安排貨款,并監管紐約和新澤西州兩地的分銷。他還參與了用假公司及假的個人身份文件走私貨物。


華埠售假小販不斷擴展活動範圍,人數也越來越多。圖為堅尼路上的小販。(蔡溶/大紀元)

國土安全部今年公布,去年查獲的假手袋、假錢包和假手錶中,來自中國的假貨佔了68%,市值將近12億美元。圖為執法單位查獲假貨的次數年年遞增。(國土安全部網站)
林武與江海燕還談到唐人街街頭售假小販的生活艱辛——與走私集團的盈利相反,林武說:「他們一天才賺100到200元,甚至都不夠他們交租。」
走私團夥把非法賺到的錢,用來購買豪華汽車、上萬元的珠寶,過著奢侈的生活。

走私鏈條成熟 毒品走私也「借道」
72歲的香港居民高頌安是東南亞的毒品經銷商,此外他也做假貨和私煙走私生意,FBI的探員2008年初識高,當時他四處找人幫他從海關放行冒牌香煙,這批香煙按貨櫃大小每個櫃值250萬到500萬美元。
隨著假貨走私鏈條越做越熟,高頌安也來「借道」。FBI的臥底探員取得高的信任後,被介紹給他手下兩名富有的臺灣人沈會勝(Hui Sheng Shen)、鄭煥玲(Huan Ling Chang),高說這兩人已經從事毒品交易超過25年。
FBI與對方先交易1公斤來建立信任,之後商談走私50公斤冰毒入美的生意。2011年8月,毒品進關時,毒品被藏在茶包中,再藏到一個金屬塔形的電腦內,然後把電腦裝箱,再放入集裝箱內運入美國。

中國被指「最大的假貨來源地」
在所有假貨走私路線的各個環節裏,犯罪團夥大量使用假的身份證明,包括司機用假駕照,提貨的時候用的是假名和假身份證,團夥成員一有風吹草動就變換手機號碼。
2011年6月23日,一名同伙被抓後,江海東以為他卷走15萬貨款藏起來了,當晚,他找住在布碌崙的周偉強,要他幫著找失蹤的同伙,「如果我給你一個名字,能幫我查到他的住址電話嗎?」
周偉強說:「除非你有他的駕照」。江海東說:「駕照是不同的名字,你還有什麼辦法?」他反復說:「要修理那個家伙,把我的錢捲走了。你幫我安排一兩個人盯著,找到就綁架他。」
紐約街頭參與售賣假貨的華人,有的自稱已經「幹了14年,從來沒被抓過。」一些走私集團利用這些偷渡客完成走私的零售。


涉案的假貨在中國製造,包括鱷魚牌襯衣。(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假貨走私,利字當頭,走私產品大都是一線的奢侈品牌,存在巨大差價、有利可圖的產品。而海關抽查率低、監管難,違法成本低則助長了走私客的僥幸心理。
對這宗史上最大規模的走私案件,司法部將29名涉案人員分成4份起訴書,歷時兩年,至今已有19人認罪。
移民局(ICE)國土安全調查組(HSI)執行副總監丁勤時(James Dinkins)說,該案的艱鉅性在於,調查線索直接指向中國——最大的假貨來源地,他對造假者和走私者發出警告:「我們正警惕地看著我們的入境口岸,對破壞合法商業、可能威脅美國安全的犯罪活動,絕不容忍。」
新澤西聯邦檢察官費仕曼(Paul Fishman)表示,仿冒商品不僅侵犯美國商家和消費者的經濟利益,而且犯罪分子還利用相同的渠道進口,威脅民眾的健康安全,他將與各部門配合,長期不懈地打擊這些非法走私集團,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聯邦法官將於10月6日和7日分別對林武和江科道判刑,兩人面臨串謀走私假貨罪最高10年的監禁和200萬美元的罰款。其餘人等,有部分已經判刑,洗錢罪目前可判最高20年的監禁,以及50萬元罰款。


圖為以製造商建議零售價(MSRP)衡量,2012年與2013年所查獲不同模式的走私量比較。(國土安全部網站)

國土安全部今年公布,去年查獲的假手袋、假錢包和假手錶中,來自中國的假貨佔了68%,市值將近12億美元。圖示假手袋、假錢包和假手錶佔假貨最大比例。(國土安全部網站)

圖示超過2/3的假貨來源於中國。(國土安全部網站)

被查獲的假耐克Jordan跑鞋裝在盒子內。(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涉案的假貨在中國製造,包括GUCCI鞋。(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被查獲的假貨堆積如山。(新澤西紐瓦克聯邦法庭網站)
天網提示:

中共自摑咀巴提出的邪教鑑別法。
【大紀元2014年06月19日訊】(責任編輯:漢娜)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