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戰與十月革命關聯密切,俄國建紀念碑,普京允許官媒稱讚西方,否定蘇共史觀,表明他的自信令習近平靠封網自吹、鎮壓異己的「三個自信」望塵莫及。

●俄羅斯法律訂明每年8 月1 日為紀念一戰犧牲者日。今年普京總統出席紀念一戰爆發100 年活動並致辭。
       今年是一次世界大戰一百周年,世界各地都有紀念活動。一戰宿敵法國和德國首腦同台亮相,摒棄前嫌。兩次大戰主戰場歐洲充滿悼念為國捐軀者及無辜死難者、祈禱和平的肅穆。
戰爭霧霾尚未散盡
        世界大戰是人類走向文明的里程碑,是地球人為確立普世價值和國際秩序付出的血的代價。經過兩次大戰,人類走向成熟。隨著蘇聯陣營自行崩潰及冷戰結束,世界無大戰曙光初現,儘管戰爭陰霾尚未散盡。
        歷來以二戰為榮的俄國今年首次建起一戰紀念碑。但因吞併克里米亞,支持烏克蘭境內俄裔民兵叛亂,莫斯科的氣氛不如自由歐洲那麼平和。在中國大陸,官媒借機批判他國,挑起爭端。
        後共產主義的俄國與共產黨中國都打著反西方旗幟,鼓動本國民族主義,與歐美和日本等民主國家對峙。世人再次警覺到殘餘共產幽靈的威脅,因為俄中都是迷信武力的核武大國,一旦瘋狂,危害性超過常規武裝的恐怖主義。
        一戰重組了歐洲版圖,舊帝國瓦解催生了民族國家,戰爭的殘酷激發了人道主義,如建立和平機制(國際聯盟)、提升婦女地位等。

民族主義是軍國主義溫床
        同時,民族主義的興起伴生出兩個新戰爭隱患: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前者以德國、義大利和日本為代表;後者以蘇聯為首。德國和蘇聯都在一戰廢墟中崛起,都試圖以獨裁和暴力改變人類,都崇尚元首及黨國至上主義、挑動人與人之間殊死爭鬥,都對內剝奪人民自由,對外軍事擴張,都以軍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為歸宿,自取滅亡。
        德國戰敗受國際制裁,民情沮喪。退役下士希特勒借機煽動民族主義,以振興德意志為號召,迫害猶太人。上台後,他以納粹黨宣傳部和黨衛軍為軟硬武器,用國家社會主義統一國民思想,推行愚民加富民政策,經濟實力大增,迅速超英趕美,卻利令智昏,自取滅亡。
        俄共布爾什維克一九一七年政變奪權,與德國媾和退出一戰,建立首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向全球輸出共產革命,包括在中國建立共產黨,武裝顛覆亞洲第一共和國中華民國。斯大林為個人獨裁,搞階級鬥爭大清洗,不斷擴張版圖,與納粹德國共謀瓜分波蘭,引發二次世界大戰,塗炭生靈。
        人類在三十年間遭遇兩次大戰浩劫,皆因歐美民主國家未能吸取教訓,縱容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擴張。二十世紀末,共產制度在歐洲覆滅,民主潮流勢不可擋。挑戰普世價值的逆流勢單力薄,中共與貌合神離的俄國聯手出擊亦難成氣候。
        習近平上台後,拒絕反思共產風和文革給中華民族造成的禍患,以「民族復興」為口號,鼓動雪「百年國恥」的民族主義。習比毛澤東和鄧小平更不自量力,放棄毛的「不稱霸」和鄧的「韜光養晦」,提出「強軍夢」,誓言「打勝仗」。習一改中日友好國策,在東海設防空識別區;在南海與越南、菲律賓衝突;在國內為一己之私搞大軍演,大量取消航班,破壞民航秩序,擾民禍國。

中共反思一戰無視德國日本的進步
        中共黨報《人民日報》七月底發表署名任仲平的文章「讓和平永駐人間:紀念一戰百年」說,「正確反思一戰、吸取教訓的關鍵之一,恰恰在於西方大國應拋棄二元對立觀」;試圖將中共「一元化領導」的獨裁毒素擴散到境外。
        作者重彈吹噓自己先進的老調說:一戰「讓中國先進知識份子對西方文明價值產生的這種懷疑,是他們由信仰民主主義到信仰社會主義的不容忽視的重要因素」。中共背叛宣導科學民主的五四精神,堅持獨裁到了痴迷夢境。似乎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是中國土產,而非出自「西方文明」。
        任仲平抱怨「有人拿出裁剪好的歐洲一戰『截圖』來套今日亞洲,暗喻中國是地區不穩定的根源;有些人直截了當地將今天的中國比作當年的德國」。中共失道寡助和世人心明眼亮躍然紙上。為擺脫孤立,作者無視二戰後日本和平崛起,不曾打過一場戰爭的事實,批「日本領導人更是借此攻擊中國,以掩蓋其突破和平憲法、重新武裝的真實目的」;將中國大幅增加軍費,挑起與日、印、越、菲等國領土糾紛的好戰行徑嫁禍日本。
        謊言騙不了國際輿論,掩蓋不了二○一二年中國反日遊行中的打砸搶燒、截堵日本大使、叫囂對日開戰的惡行,卻能煽動中國人雪國恥的民族主義。習不反省中共治下,黨官和軍頭動則貪污受賄數百億元的制度原因,反效法朝鮮的「先軍政治」,反對軍隊國家化,難免重蹈蘇式社會帝國主義覆轍。

俄國為一戰立碑恢復歷史真相
        中共恃強凌弱,鮮有盟友,只能拉已改旗易幟的俄國壯膽。CCTV報導八一莫斯科一戰紀念碑揭幕式時未加引號稱普京說,歷史大量事例表明,為一己之利踐踏別人的權利、自由及合法利益,會付出可怕的代價;並加上毫不相關的普京與奧巴馬有關烏克蘭危機的通話,讓人感覺普京暗批美國。
        但俄官媒俄羅斯新聞網(中文版)的同一報導中卻並無CCTV所編內容。俄新社說,普京強調,一戰「彰顯著無數英勇頑強和軍事藝術的典範;體現出全俄羅斯社會、俄羅斯士兵及軍官的真正愛國主義精神,以及俄羅斯在全球困難時期的重要作用」。俄媒報導焦點是,為一戰立碑恢復被蘇聯歪曲的歷史真相,受到總統及東正教牧首的支持。這是CCTV不願中國公眾知道的,因為中共信奉弱肉強食、落後挨打的強盜邏輯,以為靠金錢武力、謊言造假可稱霸天下。

俄學者深刻反思唾棄蘇共革命
        一個民族的自信,體現在有沒有勇氣向自己說「不」,向本國執政者說「不」上。熱衷向別國,甚至向世界說「不」者,不是自大狂就是騙子。今日中國大陸,媒體學界以辱罵外國民選首腦為能事,對中共及其內政外交不敢說半個不字,恬不知恥到褻瀆百年來反獨裁志士英靈的地步。
        中共宣傳說,俄國人對社會主義蘇聯戀戀不捨。但從俄新社轉載的「偉大的戰爭:俄羅斯人開始對一戰進行反思」一文(作者:亞歷山大⋯韋爾希寧)可管窺俄國人唾棄蘇聯的義無反顧。文章批判「蘇聯有意『遺忘』一戰」,因為「蘇聯官方意識形態為其打上了『帝國主義』的烙印」,即是「資產階級借受矇騙的工人和農民之手彼此爭奪銷售市場」。矛頭直指列寧的資本主義腐朽論。
        作者全盤否定十月革命,譴責蘇聯時代「莫斯科埋葬犧牲的俄羅斯戰士的墓地甚至被填平。關於一戰的記憶和討論也只限於其成了俄羅斯革命的催化劑並最終導致布爾什維克掌握國家政權」。而那「一場破壞性毫不遜色的國內戰爭,結果導致國內集權制度的建立。」
        俄學者將俄共革命定性為「破壞性」,導致「集權制度的建立」。這是對習近平痛惜蘇聯解體的諷刺,也是對中共堅持蘇式集權的不齒。而中共至今沒有勇氣反省二戰後打內戰奪權,斷送中國民主化進程,堅持一黨專制六十多年對民族精神及自然環境造成的深重災難。

普京允許媒體讚揚西方精神
        韋爾希寧沒有迎合總統普京最近反西方、反歐盟的言論,反而讚揚「西方從反思中獲得『新生』」,「對於統一的歐洲公民來說,這場戰爭成了他們的共同悲劇,應保留對其的記憶,以防止未來重蹈其覆轍」;「民族主義在統一的歐洲不再有生存空間,戰爭的經驗和教訓被深刻地理解和領會」。
        在對西方價值觀贊許有加的同時,作者反省「俄羅斯並未記取歷史的慘痛教訓」,「一戰曾是對俄羅斯成熟度的測試。令人遺憾的是,儘管俄羅斯曾表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尊嚴和英雄主義,但卻未能通過這一測試」;因為一戰時,俄民族對共產革命沒有警覺。
        文章自問,為什麼俄羅斯「在戰爭的艱辛中看不到臨近革命的海市蜃樓」?「怎麼會輸掉事實上已經勝利的戰爭,而且不是在戰場而是在政治體系最終崩潰的結果中?」
        作者認為,對歷史真相的渴求「使俄羅斯人對一戰本就濃厚的興趣愈發濃厚」,莫斯科建立一戰紀念碑「儘管已時隔百年,但歷史的公正終於佔了上風。」
        在俄面臨西方制裁的關頭,普京允許俄官媒與他唱反調,稱讚西方和歐盟,否定蘇共史觀,表明他的自信令習近平靠封網自吹、鎮壓異己維繫的「三個自信」望塵莫及。
【結語】 聯合國憲章及國際人權宣言確立了二戰後延續至今的國際秩序和普世價值,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蘇聯逆流而動,自掘墳墓。中共堅持走蘇共死路,腐敗病入膏肓,還想為世界立新規矩,無異螳臂擋車。
        習的強軍夢因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傳言)的貪腐賣官而成笑柄。統領中共黨軍十數年的三軍頭,就有兩個是公認大貪官,剩下個文職主席胡錦濤也未必清廉。今日共軍之腐敗比輸掉甲午海戰的清軍有過之而無不及,若挑起戰端,必敗無疑。習對此應該心知肚明,強軍夢自欺欺人而已。

來源轉自:
作者: 曉 鳴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