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權一直如此強大,還需要怎樣的強化?
「中興領袖習近平」一文的作者說,習時代,要塑造黨權與民權雙強。
我們不知道作者所言的「雙強」如何塑造。黨權強大,自毛澤東到鄧小平以來,一以貫之,毛時代用黨國取代了人民共和國,黨對人民的無限的、絕對的領導權,即,國家主權不屬於人民,而屬於中國共產黨,從政治到經濟,從文化到信仰,因為黨具有先進性,所以黨可以在政治文化與生產力三個領域代表人民,黨還有三個自信,制度、道路與理論,均自信滿滿,不容置疑,最為關鍵的是,還有三個神聖的定語:偉大光榮正確。
以上可以看出,中共在中國擁有神聖權、政治權、經濟權、文化權。
黨權一直如此強大,還需要怎樣的強化?現在真正要強化的,是中共維護憲法的權威性,我們聽到一句話,耳朵都磨出了老繭了: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共中央沒有權威性,上令無法下達。

中央為什麼沒有威權?
中共中央的權威性問題,一直存在,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就是認為中共中央出了問題,所以他要炮打司令部,其實是炮打黨中央,最終以文革領導小組取代黨中央,個人凌駕於黨中央之上,槍指揮黨;毛之後,華國鋒的黨中央也沒有權威性,很快被有實力、掌握槍桿子的老將們和平顛覆了,而不是總書記的鄧小平,在世時卻運用個人影響力特別是把持的軍權,對胡耀邦主政的黨中央與趙紫陽主政的黨中央進行幕後聽政,並廢除了時任總書記,隔代指定另一屆總書記,生命的最後時光,還能通過南巡,協迫江澤民的黨中央反轉到市場經濟軌道上。
胡錦濤時代的中央威權,既被江澤民辦公室掣肘,也被周永康掏空,權貴合體掏空國家,中央威權旁落。由此可見,黨中央或總書記,一直都是一個幌子,槍桿子,才出威權(黨內拼槍桿子,槍指揮黨,黨指揮人民)。
更為致命的是,黨中央「帶領」全國人民制訂了憲法,黨中央卻永遠搞不明白,是黨大還是法大,共和國憲法上明確寫著,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等,但黨領導的政府卻將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完全剝奪,黨中央使憲法失去權威性的同時,也使自己失去合法性與權威性。上升之初,習近平誓言,憲法至上,憲法的權威性在於落實,但問題是,中共主導的政權,能落實憲法嗎?如果違憲,全國人大有憲法法院予以違憲調查與監督、糾正嗎?
中央的威權,要靠為社會主張正義來獲取,無數人上訪北京,是對北京的相信,甚至把北京當成信仰,但中南海呢,有幾個上訪者能進入中南海,中南海為幾個上訪者主張了正義?中央威權不是通過政令下達來暢通的,而是通過為每一個受屈者主張正義來提升的。
中共中央把發展與穩定當成硬道理,而不把維護人權當成價值核心,這是一切亂象之源。
朱鎔基時代確立了中央地方分稅制之後,國家開始「富足強大」,強中央弱地方之時,中央只能給地方政府多項政策,以使地方政府獲得經濟供給,地方政府有什麼呢,當然只有通過賣地,招商引資、出賣資源與對百姓的巧取豪奪,來獲得政治與經濟雙重績效,犧牲法治、人權、環境、道德的掠奪性發展,是地方經濟發展的公開秘密。
中共的黨權一直被封建化,也是一種黨內層層分權模式,省黨委在各省權力高於一切,縣黨委在縣裏權力高於一切。所謂的各級人大政協公安、檢察、法院,只是黨權的附庸,人民沒有任何權力分享。
黨權被封建化,遠超過傳統的皇權時代,自秦以降的皇權時代,國家行政權到了縣一級也就止步了,但中共建政以來,黨權直接滲透到村一級,中共意識形態的堡壘,在每一個村莊里建築,正是這些堡壘,既守護著一黨極權的穩定,又掠奪百姓的各種權益,而縣一級的黨權,更是無所不包,既有公、檢、法,還有民兵、婦聯、團委、政協、人大等從屬機構,我們現在看到的大量的腐敗,多是縣、鎮、村級的腐敗,這些權力機構權力固化,甚至出現黑惡化傾向。
地方政府政治與經濟雙重承包,處於某種自治自足狀態,這種自治是非良性的,它不能向上獲得權利空間,只有向下獲得經濟空間,這就必然向弱勢群體下手,擠佔百姓的生存空間與資源,無論是強拆還是佔有礦產資源,都是地方政府濫權的體現。
出現不穩定因素,根子當然在公權部門,他們製造了不穩定,然後通過維穩來控制維權。
早在二千五六百年前,中國哲人已告誡世人,熊掌與魚不可兼得,義與利不可都沾。中央政府過於逐利,把國家發展與強大(實則為政府經濟強大)視為第一追求,導致地方政府超出道德、法制人權、生態環境底線,以至於維穩經費高出軍費。
八九民運被鎮壓之後,黨權被強化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黨不僅指揮槍,黨還直接領導各級人大,各省人大委員長直接由黨委書記擔任,各高校事業單位甚至國有企業,恢復黨的一把手領導制,八九之前開始實驗的黨政分離,被終止。而正是黨權至上,又使村級民主選舉被虛化,許多地方民主選舉了村長,但村支書卻由上級指派,村裏的權利歸上級任命的村支書負責,民選的村長只有跑腿的份。
政治上黨國一體化,經濟上權貴一體化,教育與文化也完全是黨化浸染,北京市團市委與教育部門甚至發文,要求中小學生升國旗與黨旗,向國旗與黨旗敬禮。習新政似乎有所改變,中小學生守則中已刪除了愛黨的內容,但要將黨文化退出教育系統、黨的宣傳回歸到黨內、特別是黨政權利分離、財務分離,使中共成為一個正常的政治組織,而不是被神聖化的無限黨。
提「中共一黨民主化」,不如提「中共的民主化」,使中共的暗箱政治成為陽光政治,黨內政治公開化民主化,如果只講一黨民主化,等於將一黨極權換個好聽的名字,好像一黨專制是民主化之一種,而不是獨裁之別名。家長主導的戀愛自由,也叫戀愛自由?一個老婆的多妻制,指的是皇帝一個皇后,還可以後院三千宮女?
天大研究院的研究員所言的一黨民主,完全是玩文字遊戲,誤黨誤國誤民還會誤了習近平自己。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撰文.吳祚來 ★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