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榮是中共18大以來被打下的第一個「黨和國家領導人」,不過外界認為習近平「打虎」的終極目標是周永康、曾慶紅以及江澤民。(新紀元合成圖)
(新紀元週刊383期,記者王淨文報導)
2014年6月14日中紀委發布中共政協副主席蘇榮目前正接受調查。蘇榮的被查,讓他成為中共「18大」後首名被打下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同時也牽出江西幫、吉林幫、石油幫、血債幫等眾多窩案。
習陣營打虎,集中針對的就是阻撓其「改革」的江澤民派系的貪官,採用的戰術是從外圍到內核,不斷地從外圍入手,不斷打掉周永康、曾慶紅、江澤民提拔的祕書和親信;同時為了令中共這艘破船不垮,雙方展開了激烈的肉搏。
一聽到「蘇榮」這兩個字,很多人會想到「殊榮」這個諧音,也許他父母取名時就希望他能出人頭地獲得「特殊的榮譽」。在1965年之後,他真的得到了一個「殊榮」:中共18大以來被打下的第一個「黨和國家領導人」,是第一隻國家級「大老虎」。本來很多人以為這個「殊榮」是歸於周永康的。


蘇榮是中共18大以來被打下的第一隻國家級「大老虎」。(新紀元資料室)
首名「副國級」落馬
2014年6月14日,中紀委像以往一樣,選擇在人們不上班的時間發布重要消息,好讓網民們有充裕的時間發表評論,令事件達到最佳發酵效果。中紀委網站14日下午5時發布消息稱,第12屆中共委員會副主席蘇榮,目前正接受調查。這條消息不長,但包含的內容卻不短。
在中共常見的黨八股文章中,經常說某地群眾受災後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關懷等,按照中共官媒新華網的定義,目前被列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共有68人,他們涵蓋20種職位、99個職數,上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下至中共政協副主席蘇榮。也就是說,蘇榮2013年4月被「調虎離山」高升到北京進入政協時,才剛邁進權力金字塔最高層的門檻,能享受「死後進八寶山」的「殊榮」。
按照中共內部編制,最高的屬於正國級,如習近平、李克強這樣的政治局常委,這屬最高級別;第二級就是蘇榮這樣的副國級,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書記、中央政法委書記、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檢察院檢察長等。
蘇榮的被查,讓他成為中共「18大」後首名、所謂「改革開放」後落馬的第五個「黨和國家領導人」,前四人是陳希同、陳良宇、薄熙來以及成克傑。這四人都是因中共內部鬥爭而被拋出:陳希同落馬是江澤民清洗北京幫的需要;陳良宇和薄熙來被拋出是因胡錦濤打擊江澤民集團;成克傑被殺據稱與他當年想染指「國母」宋祖英有關。
中紀委通告一出,「新華網」論壇博客就開始密集造勢,很快就發表了七篇文章,如〈副國級官員蘇榮被查有啥懸念?〉、〈蘇榮「被秒殺」,「大老虎」將現形?〉、〈蘇榮被調查釋放了中央什麼重要信號?〉、〈「大老虎」蘇榮落馬非同小可!〉、〈「副國級」高官蘇榮落馬「可讀性」在哪?〉等,一再把人們的關注力引向蘇榮背後的更大老虎,官媒這樣密集的造勢,同時也讓人感覺蘇榮將被關進秦城去和薄熙來作伴。

牽出四大幫網路
據官場知情人介紹,出生在吉林洮南的蘇榮,52歲前一直沒有離開過吉林,從農村大隊會計開始,一直到吉林省委副書記。要不是1999年江澤民發動第二場文革——鎮壓法輪功,他可能一輩子都只是個吉林省地方官。不過善於鑽營的蘇榮,像薄熙來一樣,為了升官,不惜昧著良心幹事,他抓住所謂的「機遇」,投江澤民所好,積極鎮壓法輪功,於是他的仕途一下變得「柳暗花明」。
他先是2001年到青海擔任省委書記,兩年後調到甘肅,也是當一把手,2006年他被曾慶紅看上,上調到中央黨校當副校長,當時校長是曾慶紅。一年後曾慶紅把他調到自己的老家江西省當省委書記,於是江西就成了曾慶紅真正的老家,江西官場的腐敗也就越發不可收拾。


曾慶紅(右)有意栽培蘇榮(左),想讓他成為自己退休後在老家的保護傘,沒想到這個心腹比自己還先落馬。(大紀元合成圖)
蘇榮歷任三省「封疆大臣」、「地方諸侯」,還當過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四個正部級崗位的「磨練」,如此「深厚」資歷在當今中共政壇並不多見。很顯然曾慶紅是有意栽培他,想讓他成為自己退休後在老家的保護傘,沒想到這個心腹比自己還先落馬。
早就有民眾舉報蘇榮的貪腐,如2006年他從青海調到北京後,青海省委有關部門在他離任後替他收拾家中物品時發現一本「工作筆記」,裡面寫滿了青海官員們「送禮」的記錄,不過他們將這個受賄記錄交給紀檢部門後,杳無音信。
蘇榮的落馬表面上的直接原因是他在江西的貪腐被民眾舉報。從2007年開始就有江西老幹部舉報蘇榮和他妻子(人稱「余姐」)的貪腐醜聞,但都不了了之,直到2013年5月至8月,中紀委第八巡視組在江西巡視時,原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周建華的前妻姚敏建,公開實名舉報蘇榮妻子涉及多項建設工程貪腐問題,以及周建華因舉報蘇妻而遭到蘇榮構陷等情況。前不久,周建華的舉報信在網上公開披露,引起軒然大波。
不過在此之前,王岐山已經提前做了準備。在派人到江西巡視前,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陣營已經開始全面布局,在巡視組出發前一個月就把蘇榮從江西調到了北京,看似高升了,但實質是為了調虎離山,這樣才能進山「打虎」。人們看到,蘇榮在政協副主席的位置還沒坐滿15個月,等中紀委把調查報告寫好、一旦中南海搏擊需要砲彈時,蘇榮就享受了充當攻擊對手砲彈的「殊榮」。
18大後習李王陣營「打虎」很多時候都採用了這種調虎離山計,比如對於蔣潔敏,先也是從其根深蒂固的中石油「高升」到國資委當主任,但一去就下不來了,再也無法平安落地了。
截至6月20日,中共打虎已經把30個副省部級以上高官打入了老虎籠,他們集中在四川、江西、山西等地,從地理位置上看,這些地方已經成為王岐山打虎的「景陽崗」;從手法上看,中紀委採用了「鏈式推進」的同時「重點突破」,一窩一窩地打虎,由於老虎之間也有很多「聯姻關係」,什麼虎兄虎弟、老虎小虎都牽扯出來了,從企業性質來看,壟斷國有企業成了重點。
不過跳出這些表面現象來看,習陣營打虎,集中針對的就是阻撓其「改革」的江澤民派系的貪官,採用的戰術就是從外圍到內核,他們並不單刀直入,也沒有萬軍之中直取上將首級,而是不斷地圍繞外圍入手,不斷打掉周永康、曾慶紅、江澤民提拔的祕書和親信,不斷擴大外圍打擊面,同時為了令中共這艘破船不垮,習陣營也在不斷警告,希望攔路老虎能自己讓路,哪知江澤民集團並不服軟,還在不斷反撲滋事,就跟薄熙來一樣,到法庭上了還全盤翻供,令雙方此前達成的各項妥協方案一次次破局,各種協議一次次被撕毀,於是一回合連著一回合,雙方展開了肉搏。
中國有句俗話,狗改不了吃屎,中共內部這種互相撕咬、誰都想做永遠的老大的爭鬥,也是必然的,那就讓咱老百姓好好看看熱鬧吧。 ◇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本文轉自383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大紀元2014年06月28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