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江澤民身邊的一位高官透露,江吃的東西,「除了珍禽異獸外,還包括蝗蟲、龜蛇、蠍子、鱷魚、耗子崽,甚至還有高價從越共取來的人腦,以及不時輔以冰毒類的藥品『提神換氣』。」這些一般人一看到就感到全身噁心的東西,「江吃起來卻很自在」,這位官員說。(大紀元資料圖片)
水澤之民禍害人間
江澤民執政的十幾年,給中國社會方方面面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幾乎把中華民族拖入萬劫不復的邊緣。這種災難與他的品性密不可分。他的自私貪婪造成了中國空前的腐敗,他的妒忌專橫釀成了中國的腥風血雨,他的陰險毒辣,製造了中國現代最駭人聽聞的群體滅絕慘案。他的自私、卑鄙和愚蠢葬送了自己。這個毫無人性、毫無道德感、也毫無理智的丑角最終親手把自己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人們不禁要問,為甚麼江澤民會不惜以毀滅整個民族的代價來維護自己的一點點利益?江澤民不可思議的邪惡和愚蠢,是人們難以理解的。
或許,只有一個比較合理的解釋,那就是,他帶著某種使命而來:製造災難,讓國人不得安寧──皆因他來源奇特,非我族類。
事實上,江澤民長得就像某類水族生物,行為舉止也相當怪異。他上台後,中國的水災異樣地頻繁;他去過的地方,經常伴隨著怪象:他去德國,廣告牌會出現蛤蟆;他去冰島,報紙也刊出蛤蟆照片;他去訪問美國的時候,中領館旁邊的一家餐廳也以大蛤蟆做為標誌。據江澤民身邊的一位高官透露,江吃的東西,「除了珍禽異獸外,還包括蝗蟲、龜蛇、蠍子、鱷魚、耗子崽,甚至還有高價從越共取來的人腦,以及不時輔以冰毒類的藥品『提神換氣』。」這些一般人一看到就感到全身噁心的東西,「江吃起來卻很自在」,這位官員說。
按照老百姓正常的生活體驗,來揣摸江澤民這個竊居高位來自水族的人形異類的言行舉止,的確無論如何也難以想通。其實,歷史上狐狸精轉生成美女妲己,對敢於諫言的忠臣施以種種駭人酷刑折磨致死,目的是禍亂朝廷。如今,吸入千年邪氣的水澤之民也轉生成人,只為禍害人間。

※※※※※※※
中華民族五千年漫漫歷史長河中,曾經出現過桀、紂一類的暴君民賊,更多見趙高、秦檜般的大奸巨惡,然則無論黎民如何水深火熱,國家如何兵連禍結,江山易主之後,總現萬象更新,生機一片。只需幾十年休養生息,文明便重新昌明光大,國家便轉復興旺富強。此皆因民族精神未死,自然資源依舊。
歷史的腳步輾轉至今,以奸猾而得逞的江澤民爬上中國最高權力寶座之後,中華民族生存之根基被摧毀得千瘡百孔:祖先世代生存的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國土被秘密出賣給異族;歷盡滄海桑田才得以形成的不可再生的自然資源被糟蹋污染,被無度地消耗殆盡;五千年傳承的道德標準被歪曲異化;信仰出現危機,到處物慾橫流。於江氏無所不在的欺騙洗腦與暴力脅迫下,有多少人放棄了誠實寬厚、仁愛謙和的道德底線和對生命的珍視,變得見風使舵、睚眥必報、落井下石,甚至為一己之私而無惡不作、無所不為。
當數千萬下崗職工和上億貧苦農民為生存而苦苦掙扎之時,江澤民卻動輒花費上億公帑窮奢極欲。「上有好之者,下必甚焉」,江澤民的腐朽統治,造成了中國大陸貪官遍地,賄賂公行,黑社會無孔不入。懸殊的貧富差距和巨大的金融黑洞使社會動盪的危機一觸即發。性亂和毒品所帶來的傳染性疾病迅猛地侵蝕著國民的身體素質,對於物質財富不擇手段的追求令民族精神奄奄一息,對自然資源的掠奪性使用讓中國人的生存空間日趨萎縮。如此而往,無需多日,子孫後代將無處尋覓一方淨土,一掬淨水,一口純淨的空氣。
稍微盤點江澤民的罪惡,就讓人感到心情無比的沉重。但江澤民對中華民族的禍害,遠不是我們所能完全說出來的。瞭解了江澤民,才明白甚麼叫做罪惡滔天,罄竹難書。
歷史上無數曾不可一世的帝國隨著道德墮落和物質荒淫而歸於塵土,江澤民正踏在這同一車轍中,將整個民族拖向萬劫不復的深淵。爆炸、縱火、槍擊、投毒,黑幫猖獗和日益氾濫的假貨使社會上人人自危;地震、洪水、乾旱、蝗蟲與沙塵暴愈演愈烈,天象示警,災異屢現。
江澤民已無「乘風歸去」的可能,他的罪惡決定了他必將可恥地死去,今天就是給江澤民蓋棺論定的時候。創作這本書的目的,並非出於對江澤民的仇恨,而是要將江澤民的邪惡真正曝光在世人面前。在江澤民帶給中國和世界的這場空前劫難面前,面對其對「真善忍」的血腥迫害、摧毀人類道德良知的罪行,事實上每一個人也都面臨著善與惡的抉擇,這個抉擇是對世上每一個人良知的考驗。清算江澤民這個中華民族的最大罪人,天必助我,將華夏從生死存亡繫於一線之危機中解救出來,重振雄風,再創輝煌。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責任編輯:肖笙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