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記者CK 報導)
旅居美國舊金山的89民運學生領袖周鋒鎖11月2日前往香港支持港人「佔中」。日前他在港人佔領的旺角與記者通話,談他連日來的所見所聞和感受。周鋒鎖認為:89民運的結局不會在香港出現,政府戰勝不了覺醒的香港年輕人。
記者接通周鋒鎖的電話,香港那邊已經午夜12點。 周鋒鎖說,再晚來電話,也沒有睡覺,「佔中」的人個個精神飽滿。接著他談到在香港「佔中」幾天來的見聞和感受。他說:「我在這裡感覺非常好,我很興奮,充滿了希望。我很想跟他們在一起多一些時間。佔領區這個小小的地方,每天都有很多驚喜,無論是這裡的人、這裡的事情。香港人很自信,也很寬容,很有能力。一切都井井有條,像旺角這個地方,中共把這個地方描述得很可怕,其實這裡非常乾淨整齊。還有從大陸來的朋友,到這裡他們就突然不害怕了,他們都來表達他們的支持,而且公開姓名、籍貫。我告訴他們,我要在推特上發你的照片、姓名,你就會有危險,大陸已經抓了一百多人了,他們都說不怕。人的謹小慎微、精打細算的情況,在這裡沒有了。」
「佔中」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佔中」是否已經出現疲態呢?周鋒鎖回答:「沒有。有些人有一種焦慮,其實沒有必要。對於佔領區的人,絕對是樂在其中。大家聚在一起討論的都是政治權利,可以討論到深夜,你很難想像香港人會是這樣。我問過很多這裡的人,他們說堅持一年、兩年都可以。當然有一些人離開了,那是因為現在沒有急事,一旦有急事,成千上萬的人又出來了,他們的力量非常強大。」
周鋒鎖是89民運北京天安門廣場學生領袖之一。那麼以學生為主體的香港「佔中」與89年天安門廣場學運有甚麼相同和不同呢?周鋒鎖回答:「其實在理想主義、自我犧牲,在和平理性這些方面,都是非常類似的。還有市民的支持:我坐在一個帳篷裡,從早到晚都有人送東西來,跟89年非常像。但是另外一方面,這裡的學生組織已經存在六十年了,不像『北高聯』總共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這裡的新聞是相對自由的,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區別。講到這些區別,我絕對相信,89年的那種結局不會再出現。很多人強調鎮壓的恐慌,其實起了幫助中共的作用,中共沒有開槍就有了開槍的影響。假設這裡清場了,學生組織還是存在的,政黨還是存在的,不會出現89以後,中共洗腦,89一代犬儒化的情況,政府戰勝不了這些覺醒的年輕人。」
周鋒鎖接著與記者談到學聯準備上北京要求與中央領導見面,他說:「我非常支持,這是走好了一步。對話,港府方面的回答這是人大常委的決定,不可更改,既然這樣那就只能上北京了。」
周鋒鎖還談到海外的民運理論家在「佔中」一開始便要求港人「見好就收」,他說:「這個講的是一種維穩的思維,起的是一種維穩的作用,沒有任何價值。我是非常鼓勵他們堅持下去的。」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年11月10日訊責任編輯:李文慧】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