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偉大的貨幣戰爭通常從佈局到完成在10年左右,當年美蘇爭霸,僅僅在里根手上就持續了8年,星球大戰計劃就是里根剛剛就任總統時搞起來的,結果導致中國人民的兄弟加朋友前蘇聯在老布什就任後無疾而終全面解體。喬治布什就任總統後說:「我們是世界上唯一能夠聚集維持和平力量的國家。正是這一領導的重任以及實力,使美國在一個尋求自由的世界中成為自由的燈塔。」布什這句話是說給前蘇聯聽的,但是,戈爾巴喬夫們完全不顧。這句話說完,不到一年時間前蘇聯以1991年的12月25日戈爾巴喬夫下台為標誌,國家徹底崩潰。
2014年一開春,奧巴馬在國情咨文中說:「中國不再是全球最佳投資國,美國才是。」奧巴馬這句話無疑是說給全世界聽的,也當然是說給中國聽的,換一句話來說,正如我的分析一樣,中國以不斷濫發貨幣放大信貸泡沫拉動經濟增長已經完全無用一樣,依賴大規模政府投資已經走上絕路。還記得津巴布韋的獨裁者穆加貝嗎?他是全球第一個依賴不斷發行貨幣推動經濟增長的最大的失敗者,儘管津巴布韋人人都是億萬富翁,那只是紙而已,毫無用處,最後,直到津巴布韋經濟增長呈現出-8%的增長時,才停止印鈔。中國最後也會走到這一步,等到經濟增長完全是負數時,才在惶恐之中度日,因為印鈔也沒有用了,穆加貝第二而已。
前蘇聯最終也屬於不斷印鈔加劇了整體性崩潰。從歷史的眼光來看,前蘇聯的解體,除希特勒外沒有任何人能夠預測到,那只能是說這是天注定的,加劇前蘇聯崩潰實際上就是勃烈日涅夫時代埋下的工業化城市化的禍根導致整個蘇聯社會矛盾的爆發,而戈爾巴喬夫的大肆印鈔導致整體性的社會動盪,一發不可收拾,戈爾巴喬夫只得宣佈下台。
講這個事例是想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在現代,為什麼總有一些國家不可避免的爆發經濟危機,就是因為濫發鈔票導致的,這與西方發達國家走過的經濟危機絕然不同,西方經濟危機只是導致經濟的大衰退,而前蘇聯模式與中國模式極為相同,不同的是,前蘇聯一分為十七,而中國經濟危機爆發後,最後的結局誰也無法預料。
很多網友讀過我的警示中國系列之一《貨幣狼煙》之二《黃金崩潰》和之三《債務海嘯》,這套書的走紅,市場上的認知度不斷提升,一來是準確預測黃金泡沫的破滅,二來是全球唯一一本預測人民幣大跌的書,三來是中國企業的債務危機已經在爆發,政府債務危機爆發也是遲早的事。這套書把中美匯率大戰的架構完整的搭建起來,匯率大戰第一階段是將黃金價格打入1500美元以下,我在《黃金崩潰》中有過詳述。
匯率大戰第二階段是國際資本市場大變局,也就是我今天要把道瓊斯指數在匯率大戰的戰略作用告知大家。2014年6月25日道瓊斯指數收盤報16820.25點,下跌117.01點。兩年前,當我知道中國經濟危機會全面爆發,中國股市樓市匯市會全面崩盤後出版了《牛刀說:我們怎樣過上好日子》,這是第一本號召中國公民投資美股的書,當時道瓊斯指數13200點,我分析未來美股有3800點漲幅,在17000點突不破後會大跌,是個歷史的轉折點。
2013年12月12日,我和全國各地的網友在上海見面時,當時談到國際資本市場要出現的幾大變局,其中之一是,道瓊斯指數很快會有一輪瘋狂的殺跌,可能會跌至14000點的上方,其原因是美元的流動性需要。
在美元貶值週期時,美元指數上漲,道瓊斯指數下跌;美元指數下跌,道瓊斯指數上漲。這是很多年來的規律,因為美元貶值週期,美元的流動性是去新興國家尋求套利,一般來說,美元指數不會走強,會導致其他美元資產獲利不高,資金自然流向道瓊斯指數,這個很快會發生轉換,因為美元在2014年進入進入升值的週期,美元流動性的方向已經完全改變,所有在新興市場國家的美元都會回流,所以,市場也會隨之而變,因此,道瓊斯指數會有一輪瘋狂的殺跌,為的是改變重新契合美元的回流,那麼,在邏輯上來說,殺跌完後,美元指數和道瓊斯指數關係完全改變,不再是反向運作,而是同向運作,以後,美元指數上漲道瓊斯指數跟著上漲,而美元指數下跌道瓊斯指數下跌。
看上去這是一個小變化,實際上是影響全球資產價格的大問題。美元指數在調整完後基本會呈現鋸齒式上攻,波浪形走勢,在2014年可能會有5段波浪,從80.50點到81.20點是調整階段,一旦站穩81.20點,會上攻到83點,這是第一個波段,預期會在9月份完成。隨後,美元指數有可能回調到81點至82點之間,再次上攻會突破84點,回調到82點後進行盤整再次上攻84點,確認美元升值的生命線有效,這是第二個波段,預計會反覆進行,以便正式確認。第二個波段完成後,才能正式進入第三個波段,這個時候不知道全球經濟會發生什麼問題,可以確定的是,人民幣的貶值的趨向開始出現,中國房地產在成交量無法配合的情況下出現下跌,惡性循環開始。年紀稍大的人都很清楚吧,是不是意味著十幾年的所謂發展,已經到頭?大風暴的來臨,豈是幾個跳樑小丑可以阻擋的?平常只做冷眼旁觀,從未有過這樣的奮力疾呼,沒有百分之五百的信心,斷不會下如此堅定判斷!
人變我變,這是資本市場的鐵律,誰不變誰就會被血洗一空。這種變局,百年未遇,對於我們,對於「危「我們要找到新的「機」。昨天的經驗,已經無法預測明天。這些是我的技術性分析,不做投資依據。第二階段調整完畢就是美元指數走強的開始,很多從道瓊斯指數流出的資金轉投美元,大約有1萬多億美元從道瓊斯指數獲利逃出;二是國際美元回流美國投向主渠道美元,除受美聯儲縮減QE的影響1.2萬億美元回流以外,還有其他從新興市場回流的投機資金,但是,數目不詳。第二個階段不是最後的決戰,但是,對中國泡沫資產的打擊也是毀滅性的,人民幣受此影響會大跌,一線城市房價會量價齊跌,但不是泡沫最後的破滅。
第三階段就是最後的決戰,以美元加息為標誌,最後的結果很難料。耶倫不是第二個沃爾克,也不是第二個伯南克,耶倫就是耶倫,說她是鴿派我是不太相信,在大事方面女性往往是柔中有剛或者出奇制勝,姑且,我們無需考慮這麼多。
我們應該考慮的是如何應對,一是中國的固定匯率是否經得起國際資本的攻擊?如果經得起,那要付出多少代價,這是個問題,會不會是一直把我們的外匯儲備都耗光?把外匯儲備都耗光能否制止國際資本的攻擊?如果把外匯儲備耗光,又導致人民幣大跌,那就是扁擔挑水——兩頭失塌,毫無意義。二是早做準備實行人民幣自由兌換,匯率自由浮動,這樣可避免一劫,但是,房地產徹底崩盤,房價回到理性狀態。只有這倆條路,何去何從,現在就要防備。
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在上世紀80年代拉美泡沫破滅,在受到影響最嚴重的27個國家和地區都是和人民幣一樣的固定匯率,全部被國際資本沖垮,被迫實行了自由浮動。什麼是教訓?這就是。重蹈覆轍的事,最好不要做。在現代,只有三個國家有狂印貨幣的歷史,一個是津巴布韋,一個是前蘇聯,前蘇聯的解體就是盧布匯率大幅貶值,官方匯率從1美元兌2盧布最後跌倒20盧布,現在的俄羅斯是34盧布。狂印鈔票的結果,就是兌美元的大跌,徹底玩完才會善罷甘休。
第三階段決定國家的命運和民族的前途。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年08月22日訊——轉自作者博客(責任編輯:南風)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