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荒唐兼白痴到掉渣的論調:警員是慈母;正是:「慈母手中棍,遊子腦上招」,可見一整個涼賊政府的荒謬絕倫,還任意鬼祟地去改動「基本法」以迎合狗共人治謬政權!


■阿健昨晚做手術修補視網膜。受訪者提供圖片
警方本月初在龍和道暴力清場,80後急救員洪子健撤退時懷疑被「速龍小隊」警棍扑頭,導致右眼視網膜脫落一半,昨夜在法國醫院做修補手術,料未來三個月不能工作。工黨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接到阿健求助,聯繫律師向政府民事索償。從事工程的德仔亦在當晚被警棍打斷左手尾指骨頭,上周警察上門拘捕,指他涉嫌襲警、非法集結等。
阿健昨晨召開記者會解釋經過。事發當晚凌晨2時,速龍小隊從龍和道隧道衝出清場,急救員表明身份亦被趕,其間被警棍打中。他指當時關注拯救傷者,離開時未感到頭部被警棍擊中,但兩周後右眼視野現重影,求診後醫生指他頭部曾受硬物撞擊,右眼視網膜半脫落,黃斑區發炎流膿,須盡快接受手術,否則最嚴重可致盲。
事隔近三周才求診,阿健解釋有苦衷,「金鐘要清場、銅鑼灣又清場、跟住立法會又清場,所以冇去理到(傷勢)」。他說受傷始料不及,適逢假期在公立醫院排期做手術很難,亦無財力在私家醫院做手術,幸好一班急救員籌了十多萬元,昨晚安排阿健先在法國醫院做手術,但預料手術連住院費要20多萬元。
阿健現職設計師,五年前考獲急救牌,他說不後悔過去三個月為佔領運動提供急救服務,「我冇後悔過,因為我出嚟唔係講緊政治嘅嘢,我出嚟係純粹救人,救到人就係我要做嘅嘢,咁我需要後悔啲乜?」張超雄指已聯繫佔中義務律師,協助阿健循民事向政府索償。

佔領者尾指斷三截
阿健晚上9時半在法國醫院完成視網膜手術,協助的朋友阿恆引述主診醫生指,由於病情拖延太久,眼睛發炎情況嚴重,不能用一般「打氣」方式,要改用「打油」方式,故需要在三個月內進行另一次手術,將注入的「油」抽出,最遲在半年內做手術,否則油會變質,令眼睛再發炎。醫生又估計,手術後阿健視力或只餘不足八成,阿恆慨嘆:「你知做室內設計最重要係隻眼。」他指醫生已義務額外做了兩項小手術修補黃斑區,但籌到的錢已用去大半,醫藥費仍是最緊急問題。
佔領者德仔亦遭警棍打斷手指骨。他以左手為旁人擋了一棍,事後左手失去感覺。由於多間公院有警察駐守,德仔擔心被秋後算賬,抵達北區醫院才順利求診。醫生指他左手尾指斷成三截,無名指骨頭裂開,要定期接受物理治療和轉介骨科,至今仍未康復。德仔尚未投訴,上周反遭警察拘捕,指他涉嫌襲警。

■記者潘柏林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12-25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