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專家及各方不完全估計:中國人比任何文明國家的人更熱衷於維護自己奴隸的身份,會前仆後繼地去維繫奴隸與奴隸主的良好關係,甚至連尊嚴人格全押上用作維護本錢,而且幾乎是世界獨一無二的!



■多個親中團體及同鄉會昨動員參與反佔中遊行,其間揮舞五星旗。
反佔中鬧劇搬上維園,建制派昨總動員出席反佔中大遊行,大會初步估計遊行人數有19.3萬人,警方稱約11萬人,稱得上是香港史上最盛大的撐政府群眾運動。「反佔中、保和平、愛香港」成為婦孺回應傳媒的標準答案。大夥兒或事前公然享用免費午餐,或事後收錢「鬆人」。這一天,令和平佔中倡議人陳健民對香港感到可悲,痛斥大遊行主辦單位容許各團體以威逼利誘方式催谷遊行人數,破壞公民社會平等而可貴的表達自由,令社會失去互信。
記者:白琳 朱雋穎
維園再次架起高台,烈日兇猛如昔,整個香港卻變了色。7.1指定起步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和《民主會戰勝歸來》,昨天換成《萬水千山總是情》和《紅日》,一眾身穿「寶安西鄉同鄉會」的白衣女,在足球場聞歌起舞;遊行大隊中,諷刺高官無能的標語,換成了「深圳社團總會」、「長洲龍船協會」等團體「牌頭」,遊行者高舉五星旗、身穿鮮紅、橙色的服飾,將遊行路線「染紅」。民建聯行政會議成員李慧琼也「走上街頭」,在街站為遊行者打氣:「辛苦晒大家,香港普選路就係咁一步一步行出嚟!」
港大民研:人數少7.1遊行逾半
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初步估算,遊行人數達19.3萬人,大會在維園派發20萬朵假木棉花作獻花之用,更稱六個足球場及草地四度爆滿。警方估計有11.18萬人從維園出發,高峯期達11.06萬人。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估算,有7.9萬至8.8萬人上街,較7.1大遊行的15.4萬至17.2萬人少逾半。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則推算有5.7萬人經過波斯富街及軍器廠街。葉續指,今次較7.1有組織,七至八成人穿團體制服,很多人都不是講廣東話。他估計,數字與警方相距大,或因很多人中途離隊。大聯盟質疑民研及葉兆輝的統計,要求公開點算方法。
很多遊行人士均稱今趟首次上街。14歲鄭同學身穿香港青年會T恤,對於佔中的提問均表示「唔知」,只知今天是為了反佔中,坦言不知道佔中倡議人戴耀廷是誰。70歲蔡伯在南北行屬下公司任職,響應上司呼籲上街,高舉「執返來」的紙牌,牌上有「漢奸走狗賣國賊」李柱銘的肖像,供遊行者拍打。
以往的7.1大遊行,新華社間中作簡短報道,昨晚則以逾千字篇幅報道反佔中大遊行。報道標題為「香港社會各界逾19萬人參加『和平普選、反佔中』活動,並引述民建聯主席譚耀宗稱昨天是「歷史性的時刻」,又引述在中環任職的醫護人員曹女士稱大部份中環上班族反對佔中。
港府在下午3時50分已發聲明回應指,尊重市民依法享有的遊行及發表意見的權利,歡迎及支持一切推動依法落實2017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活動,並反對一切影響社會秩序及市民福祉的違法行為。

陳健民:破壞公民社會精神
和平佔中表示,尊重每位自願簽名及遊行的市民,但強調遊行的反暴力、保普選目標與佔中並無衝突,「除非他們說的『保普選』是『保篩選』」。反佔中遊行人數再多,也無法蓋過80萬人在佔中公投表達的意見。佔中倡議人陳健民擔心反佔中遊行以民間運動為名,卻容許市民遭威逼利誘上街,只會破壞公民社會精神,失去最珍貴的平等自由,「將和平、民主、普選呢啲名目偷過嚟,之後摧毀佢」。反佔中遊行會令港人日後對民間運動產生疑慮,「最恐怖係破壞咗香港人最珍視嘅民間力量,好可悲。好多嘢變得好難相信,中間派越來越犬儒,越來越冇信任」。
警方指昨日11萬人遊行人流明顯比7.1疏落 民陣質疑偏頗
8.17反佔中大遊行隊伍明顯比7.1民陣大遊行疏落,號稱政治中立的警方,其統計數字卻與實況相反,稱反佔中遊行高峯期約11萬人,比7.1還要多出約兩萬人。昨日到場觀察反佔中遊行的民陣召集人楊政賢批評,警方從封路安排、態度至計算人數上,均偏袒反佔中遊行。
反佔中遊行隊尾昨約6時抵中環終點,歷時約四小時;7.1遊行隊伍則需時多約一倍,走了七個半小時。警方卻表示,昨有11.18萬人由維園起步參加反佔中遊行,高峯期達11.06萬人;警方在7.1大遊行的點算,則只有9.2萬人從維園出發,高峯期有9.86萬人。

封路安排「大細超」
但從相片比較,今年7.1,集合人士逼爆維園六個足球場及鄰近草地的走廊通道再進佔草地、從高空拍攝圖片所見,軒尼詩道西行線的人頭密密麻麻;反觀昨日的8.17遊行,維園球場外的走廊有足夠空間、軒尼詩道的人影疏落。
民陣召集人楊政賢指出,維園六個足球場的遊行人士,一般需兩個半小時才能全部離開維園,7.1遊行人士出發之際,仍有市民魚貫進入再度把球場填滿。相反,反佔中的遊行隊伍出發時,足球場及草地現出大量空位;再者,7.1大批市民在銅鑼灣至灣仔的橫街插隊,昨天卻沒有此現象,反映警方隨意更改點算準則,做法偏頗。
今次警方表面上與7.1封路安排相若,均是開放三條行車線及兩條電車路。但楊政賢指,7.1警方在電車路擺放鐵馬及築起人牆,遊行空間實際上較今次少一條電車路。楊昨發現警方對遊行人士態度非常友善,「對住7.1遊行市民就惡言相向」。有電視台拍得女警昨遭遊行人士擲蛋,警方也沒拘控相關人等,「個女警咁都可以話冇事。換着其他遊行,掂到佢件衫都可能告襲警」。

動員模式似六七暴動前夕

■大批建制派中人昨在維園站台,向支持反佔中遊行的市民揮手。許頌明攝
以往本港鮮見大規模支持政權的群眾運動,時事評論員程翔及劉銳紹皆認為,現時社會氣氛與六七暴動前期相似,這種依賴組織的動員模式,是中共慣用手法。和平佔中發起人陳健民則指,這情況跟鐵幕時代的捷克很相似,「就算一間賣菜嘅小店,都要貼政治宣傳海報去表態」,人民再無「非政治空間」。
劉銳紹指出,大聯盟明顯是以中共的動員模式,即由上而下於各戰線動員,以組織為單位,滿足官方的政治任務。劉認為,現時本港社會氣氛與六七暴動前夕相似,社會嚴重撕裂,官方卻無疏導對立情緒,反而加劇對立。
他又指,大遊行的畫面似曾相識。八九民運期間,劉為駐京記者,六四前夕,北京郊區懷柔縣亦有此等打着反動亂旗號、擁護政權的「民間」遊行,「有人係收錢遊行」。1989年5月31日在北京順義、大興及懷柔三縣,數以萬計農民被動員參與「堅決反對動亂群眾大會」,更發出公開信要求「盡快恢復首都秩序、堅決壓制動亂」。

人民無「非政治空間」
程翔亦認為,大遊行與六七暴動的發展甚相似,先是有表面上由群眾發起、背後獲中共撐腰的運動,發展至一定程度獲官方認可;在六七暴動有《人民日報》發表「六三社論」,近日則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開腔讚揚收集反佔中簽名是「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
程翔指出,反佔中團體靠組織動員,有別於七一、六四由公民自發參與的活動。他同意「群眾」與「公民」是不同的觀念,前者着重集體意志,個人性格變得模糊,後者則強調個人的自主與權利,現在中共有意以「群眾」取代「公民」,「我哋擔心係擔心呢樣,鄙視亦係鄙視呢樣」。
陳健民表示,反佔中的運動模式與中共建政後至文化大革命前由上而下、「人人過關」的動員模式相似,由同鄉會到銀行界,各單位都被迫表態,他說:「呢種情況好似哈維爾(捷克首任民選總統)回憶共產黨治下捷克再無『非政治空間』,就算一間賣菜嘅小店,都要貼政治宣傳海報去表態,唔容許任何人政治中立。一旦有人表示政治中立,即被打成反政府。」
陳續稱,這種大規模動員是專制政權慣用伎倆,尤以一權獨大的共產國家為主,如北韓每逢大慶典,都出現運動群眾的場面。鄧小平上場推行改革開放後,有意鼓吹民間的政治冷感,至今只有在反法輪功及反日時,才用上這種運動群眾的方式,「一種中共本身已棄用嘅手法,但近年一再用喺香港上,好可怕」。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08-18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