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支持「八九學運」而被迫流亡海外的四通公司前掌門人萬潤南,就13日《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以筆名單仁平發表的嘲弄式歪曲評論給予指正。(網絡合成圖片)

繼8月8日發表社論揶揄舉世矚目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後,8月13日又撰文嘲諷著名民運領袖人物萬潤南,曾明言「中共官方和市場是我的兩個老闆」的胡錫進,再次成為輿論焦點。(網絡圖片)
(記者公孫覺綜合報導)
日前,流亡海外的著名民運人士萬潤南對《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對其的「失敗者」嘲諷作出回應,強調「我們低估了共產黨的無恥」。繼8月8日發表社論揶揄舉世矚目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後,8月13日又撰文嘲諷著名民運領袖人物萬潤南,曾明言「中共官方和市場是我的兩個老闆」的胡錫進,再次成為輿論焦點。
因支持「八九學運」而被迫流亡海外的四通公司前掌門人萬潤南,就13日《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以筆名單仁平發表的嘲弄式歪曲評論給予指正。胡錫進在題為《「萬爺在巴黎」的講述令人感慨萬千》社論中斷取萬潤南的一句話:「我們犯的最大錯誤是,低估了難度,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胡錫進藉此發揮說:「萬潤南和他的同伴們只能定義成失敗者。」
萬潤南8月15日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中認為,被一個長期反普世價值的報紙抨擊,實際上是對自己的一種認證。
萬潤南說:「《環球時報》是一朵奇葩,經常有怪怪的論調,對普世價值的逆反到了十分荒謬的地步,某種意義上來講,對於他們的批評和嘲弄,說明他們不認為我和他們是同類,這對我是一種肯定。對他們的批評也不值得一駁。」
對於被《環球時報》拿來嘲諷和曲解的話,萬潤南指正說,被胡錫進作由頭的那句話「我們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其實是在說「我們低估了共產黨的無恥,低估了共產黨的殘暴,低估了共產黨的冥頑不化」,明眼人一看也知道他們又鬧了一個笑話。
萬潤南進一步揭露說,「六四事件」25周年都已過去,中共未有反思,《環球時報》作為官媒定調中共當局為「歷史的勝利者」,將當年的民主人士定義為失敗者,但「這麼大的勝利」,這麼多年沒人敢領功勞,都在互相推責,封鎖真相。
萬潤南質問中共當局:為什麼不敢讓我們這些人回家?中國現在經濟是搞上去了,但是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把整個生態環境破壞,人心破壞了,把一代人毀了,後面還不知道要怎麼還這個帳呢?

胡錫進醜態面面觀
胡錫進2014年4月初到香港中文大學演講時,公開表白:中共當局和市場是他的兩個「老闆」,他把兩者都「伺候」得很好。
胡錫進自稱,在25年前的天安門廣場上,他也是一名熱血學生,「我是廣場上最激進的學生之一」。但是,當年29歲研究生畢業的他很快辦理入職喉舌《人民日報》的手續。
他對事件最後關頭離開了廣場的解釋是,「當時我知道這件事情很嚴重,我如果再待下去,我就去不了《人民日報》,我也畢業不了,所以我走了」。
胡錫進自我標榜,「我們在中國媒體脫敏的過程中,還是作出了不小貢獻的」。但媒界一致認為其所謂「脫敏」一直是為中共罪惡掩蓋。
有港媒評論說,《環球時報》的「脫敏」只是「提及」,不是「正名」,甚至不是「正視」。在大多數情況下,它能將一個中國大陸媒體難以啟齒的話題報導出來,但卻仍然要持一個符合中共口味的立場。
中國網民譏諷胡錫進是與孔慶東、吳法天、司馬南齊名的中國「四大五毛」,胡排在第一。「2012年中國十大噁心人物」中,胡錫進也曾入圍。
網路上曾廣傳的一個段子說,「每天三件事,吃飯、睡覺、罵胡錫進」。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年8月16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