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專家及各方不完全估計:中國人比任何文明國家的人更熱衷於維護自己奴隸的身份,會前仆後繼地去維繫奴隸與奴隸主的良好關係,甚至連尊嚴人格全押上用作維護本錢,而且幾乎是世界獨一無二的!




■約300名穿香港廣西社團總會紅衫的人士,昨乘巴士由白田邨出發到維園。
【反佔中大龍鳳】《蘋果》昨派多名記者以卧底身份混入多個反佔中遊行團體,發現全部都有向遊行人士提供200至350元不等的報酬,其中香港廣西社團總會出手闊綽,甫報到便即派發200元車馬費,另送總值逾百元的糧油食品禮品包,而且只需到維園報到即可收工。反佔中大聯盟聲稱有逾19萬人參與遊行,但背後其實是耗資千萬元的維穩工程。
香港廣西社團總會會長鄧清河是反佔中大聯盟的副總指揮,其中一位相信是該會在石硤尾區的「蛇頭」芬姐,近日吹雞找人參加遊行。昨上午10時,約近300名香港廣西社團總會的「示威者」,按芬姐指示在白田邨麗田樓平台等候,大部份是白田邨街坊,多是年齡60歲以上的婦孺,亦有街坊手抱九個月大嬰兒參加。白田邨互助委員會的義工核對姓名及電話後,便向每人派發印有香港廣西社團總會標誌的紅衫、口罩及欽州聯合總會的貼紙,以識別是代表廣西社團的欽州團隊。

「老臨」嫌錢少不滿
記者成功混入芬姐旗下一位「小蛇頭」娟姐的約60人隊伍,甫到場點名後便獲發200元車馬費。參加者部份是娟姐同事,她們透露任職瑪嘉烈醫院,當日有人休班亦有人下午才需上班,見有空檔便兼職賺車馬費,但其中一名「老臨」嫌錢少,她說聽聞有團體出價500元,也有社團每小時150元,「係畀面娟姐先嚟」。
300名「紅衫軍」其後乘坐四架雙層巴士到維園,芬姐在車上叮嚀參加者切忌向記者透露收錢遊行;又指待遊行開幕儀式完結後便可自行離開維園,「我哋唔跟大會行,早去早返,大概下午1點散檔」。然後便可返回白田邨領取禮品包,惟事前要先脫制服,「唔除紅衫冇得攞」。又指禮品包只有300份,由欽州市聯合總會會長捐出;車馬費出自某香港老字號藥材集團,強調並非由周融派發。

禮品包總值逾百元
白田邨互委會義工在車上派發香港廣西青年聯會入會表格,芬姐說即日報名入會,日後可以優惠價40元報名參加由廣西會舉辦的香港一日遊。
一行人到達維園後,由於反佔中開幕儀式一再延遲,蛇頭娟姐與部份趕返工的團友早於12時半便離隊。眾人在2時許也離隊返回白田邨互委會辦事處取禮品,包括米粉、洗潔精、龜苓膏、食油、豉油、午餐肉等11項食品,約值130元。
另一個負責擔大旗的「福建幫」也有派錢請人,記者經「熟人介紹」成功向蛇頭高太報名加入香港長樂聯誼會隊伍,但要行畢全程才可獲報酬350元。遊行期間一直須穿上印有福建社團聯會的橙色制服。有臨記在遊行期間多次向高太查詢何時獲發車馬費,但對方三緘其口稱「唔知道」,到達終點後,她才通知眾人要回屋邨「等電話」,另行安排交收報酬。
多間傳媒昨也分別揭發團體向參加者派錢。有線電視成功混入香港河源社團總會隊伍,並按指示到達維園報到,負責人卻叫他們到深水埗一小公園領報酬,又指不用真正遊行也有錢分,最終每人獲發380元。Now新聞記者則成功向鹽城商會報名參加遊行,獲安排到九龍站商場的中式餐廳食飯,並即場獲發每人200元,商會主辦者事後辯稱是以個人身份出錢。

內地人來港上街搵錢

■安排內地人到香港參加遊行的Kevin(箭嘴示),與惠州總會大隊一起參與遊行。

■Kevin在遊行後,於紅磡一間餐廳向眾人出糧,派發300元人民幣。
建制派不惜工本動員人上街,甚至招聘大批內地臨記參加遊行。有讀者昨發現,深圳灣口岸及皇崗口岸一早已大排長龍,懷疑大批內地人是趕來港參加遊行。《蘋果》成功放蛇,直擊廣東惠州總會除動員在港的同鄉外,更在內地吹雞,20多名從深圳來港的內地人走畢全程,然後返回九龍區出糧,每位300元人民幣。
記者日前發現一個在微信成立的「17號香港兼職群」群組,招攬人昨來港遊行。有群組中人向負責人Kevin查詢遊行訴求,他稱「中國共產黨要收(回)中環」,但有部份香港人不贊成,有一部份則贊成,「所以我地(哋)系(係)屬於反占(佔)中……」他表明遊行完畢後出糧。

遊行後想留港一晚
該群組最終有近30人加入,大部份是內地人,團隊由Kevin親自帶領,記者以香港人身份報名。大隊相約昨早8時在文錦渡關口集合,再坐港鐵到維園,記者在天后會合大隊,換上印有「廣東惠州總會」的白色衫,戴起印上「惠州」的紅帽,到維園會合惠州總會大隊。
其中一名女臨記剛在深圳高中畢業,稱並非惠州人。記者問她佔中是甚麼,她說「有人要佔據中環,咁以後要去中環就要查證件,所以咪反佔中囉」,隨後表示難得來港,想到處逛逛逗留一晚。另一名女臨記同樣表示非惠州人,只是Kevin在深圳打工的公司,老闆是惠州人,所以響應參與。
遊行到達中環後,眾臨記即嚷着派錢散水,但Kevin說不方便穿着制服在中環派錢,擔心被人拍攝到,十分謹慎。大隊於是坐港鐵返回紅磡,Kevin吩咐臨記先換回便服,最後在車站一間餐廳內每人派300元人民幣,有人要求以港幣出糧,Kevin就改派港幣380元。

參加者痛恨錢買良知

■阿儀對反佔中大聯盟用錢招攬人遊行非常反感。
反佔中大聯盟發動大遊行,有參加者就大義滅親,踢爆親友是「組長」,負責派錢招攬親友參加遊行。投訴人在內地出生來港定居,痛恨內地用錢收買良知的模式,正逐漸蠶食香港核心價值。
踢爆親戚招攬親友
阿儀(假名)昨陪同家人到港鐵天后站集合,由組長安排她們一行10多人,分批到興發街一間酒樓用膳,用膳前「點名」及派發福建同鄉總會的汗衫、國旗或區旗和太陽帽,之後到維園外集合輪候進場,但期間已有不少長者離隊自行回家。
阿儀說組長是其親戚,本月初已招攬家人和相熟親友參加遊行,酬勞除免費午餐,每人還在遊行後翌日獲發500元。但組長很小心,不會隨便招攬陌生人。
她曾在中資機構工作,很了解無論是公司或內地文化,都是靠派錢來控制和麻木人民。她移居本港多年,過去曾參加7.1遊行,知道大部份市民是自發參加7.1遊行,故對反佔中大聯盟用錢招攬人遊行非常反感。
阿儀認為參加反佔中聯盟遊行的團體,只有20%人是真的反佔中,其餘80%很可能是無知婦孺,貪圖有免費午餐兼有派錢而來。同樣令她感到可悲,是看見香港不少80後對政治冷感,反而是90後年輕人願意犧牲抗爭。

兩學生姊妹招攬30臨記

■阿桐的姐姐在事後向參加者派錢。
昨日反佔中大遊行有不少是年輕人,但《蘋果》記者放蛇直擊,發現部份遊行人士是為了300元報酬的臨記,其中一批臨時演員更於一個月前已被招攬,搞手竟是師從母親的一對求學中姊妹花。有受聘者遊行至中途已可提早離去,部份人當場收錢,其他人則稍後才透過銀行入數。
派錢後無返回遊行隊伍
招攬人遊行的姊妹花家姐讀大專,妹妹阿桐讀IVE,去年7.1慶回歸兩姊妹也有參與招聘臨記參與,但搞手為其母親,今次兩姊妹挑大樑,在東九龍區以「瓊海同鄉會」名義,以300元的報酬招攬臨記參與遊行。記者早前登記參與阿桐安排的遊行,獲告知於遊行後透過銀行入數或再約見面收錢。
昨晨11時,阿桐安排的30多人在港鐵天后站外集合,向眾人派發印有「瓊海」的白色T恤,然後點算人數。一小時後,阿桐與胞姊及表弟率領一眾街坊進入維園遊行區,等至下午2時出發遊行。
但因人多擠迫天氣熱,部份臨記與街坊攀過欄杆出高士威道,阿桐與街坊走散,在中央圖書館找到四名走散的街坊,有街坊要求即時收錢,兩姊妹遂到附近聖保祿醫院內的櫃員機提款,向每人派發300元。派錢後阿桐與收錢者離去,再無返回遊行隊伍,其他約30名街坊在行至灣仔消防局亦散去。事後阿桐等人到附近餐廳用膳,記者追問誰人指使他們派錢遊行,他們稱不知情,跟着躲入化妝品店。

人數「爆額」 青年被壓價

■來自屯門的青年於下午約2時準備起行,接過領頭人派發的白色Tee恤後即場換衫。

■行出維園後,青年在怡和街集合,更有人(箭嘴示)向他們登記銀行戶口號碼等資料。
反佔中大聯盟發言人周融一直信誓旦旦否認有團體「派錢」叫人遊行,但《蘋果》記者昨日卻直擊到40多名來自屯門的金毛青年,在大佬「吹雞」下收錢遊行。
須自資50元車費
昨晨約10時,40多名青年在屯門友愛邨外集合。「樹葉哥叫我哋喺度等,11點打畀我哋接應。50人一組,我哋呢邊屯門30人,元朗28人,每人300(元)」。人群中一名小頭目向其他青年解釋。苦等了個多小時,有人開始鼓譟:「我哋俾人放飛機喎,嗰邊冇覆我哋電話。」至中午12時許,終有電話來說人數「爆額」,眾人要降價至250元,還要自資約50元車費,一眾青年無奈接受,分批乘巴士再轉乘港鐵,於1時半到達維園。甫到埗,金毛青年擠在遊行隊最前位置,綽號「樹葉哥」的男子現身,向眾人派白色T恤,衫身印有「香港青年會」字樣。
個多小時後開始遊行,但甫行出維園10分鐘,一眾金毛青年就在樹葉哥帶領下到怡和街集合,有人向他們登記姓名、身份證號碼和銀行戶口號碼。記者趁眾人離開上前訪問,所有人立即鳥獸散,留下樹葉哥回應,他自稱姓廖,否認派錢遊行,聲稱登記遊行人士資料只是方便聯絡,而寫下戶口號碼則是因早前一些私人事務而已。
有線新聞記者昨也放蛇揭發香港青年會在出發前向每名遊行人士派發250元車馬費。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08-18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