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送你上路;七月十四到喇,襯墟罷!老同。(天網題評,網路圖片)
一場喧鬧話「論壇」
         五月,朝核問題表面上似乎稍有緩和(其實未必不是大爆發前的最後一刻寧靜),中旬的習氏「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也可算世界一景。在皇都北京,中共耗盡心血,欲再次打造百鳥朝鳳四夷賓服的太虛幻境。這從北京街頭花團錦簇、文藝晚會美侖美奐和論壇國宴金盃玉羹這些細微末節可見一斑。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分別在二○一三年九月和十月訪問中亞哈薩克和東南亞印度尼西亞時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目標是將通過公路、鐵路和海運航線的建設和其它基礎建設,鋪設通往歐洲、非洲和亞洲的網路,從而「引領世界經濟走出衰退而走向復甦和繁榮,並且將實現互通互利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夢想」。聽來,「一帶一路」的目標不可謂不宏大,用心不可謂不公──習氏這次特別申明「六不」:不會另起爐灶,不會干涉他國內政,不會輸出社會制度和發展模式,不會強加於人,不會重複地緣博弈的老套路,不會形成破壞穩定的小集團。而出資也不可謂不慷慨,這次宣佈向「絲路基金」新增一千億元人民幣資金,同時還鼓勵和支援中國金融機構提供海外人民幣基金和貸款共計近七千億元人民幣;未來三年還將向參與建設的發展中國家和國際組織提供六百億元人民幣援助,及向沿線發展中國家提供二十億元人民幣的糧食援助等。

喧鬧之下的冷清
         然而,在金玉其外、表面喧鬧之下,內裡卻應者寥寥。試看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大國不是與會代表層級較低,就是態度低調。美國代表博明(Matt Pottinger)未在論壇開幕式或高級別全體會議上發言,也未出席圓桌峰會。其實他本來就是隨美中貿易談判「百日計劃」而來。歐盟表示不支持峰會的閉幕聲明,其中一份貿易聲明更為歐洲多國拒絕簽署。俄羅斯雖然來了普京,卻是個正在尋求自己主導的經濟項目「歐亞經濟聯盟(EAEU)」的尊神。印度乾脆拒絕出席,卻來了個神憎鬼厭的北韓代表。豈料流氓成性的金三非但給臉不要臉,還於論壇開幕當天高調試射彈道導彈,真令習近平好不尷尬!
         習氏「六不」此地無銀三百??
         為何如此?
         首先,真金白銀從哪裡來?無可爭辯的事實是:中共拒絕政改,現在已使其經濟陷於不可逆轉的衰退之中。國內經濟問題成堆,諸如環境、教育、醫療、消除貧困等等,都需要大量資金還擺不平,哪裡還拿得出這麼多錢?中共統治下的民營企業,在國進民退政策之下正奄奄一息。英國《金融時報》引用中國商務部資料,二○一六年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的投資已下滑了百分之二,二○一七年前三個月投資同比更迅速下降了百分之十八。作為「一帶一路」重點項目、於二○一六年年初正式投入運作的「亞投行(亞洲投資銀行,AIIB)」提供的貸款總額只有同年日本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的十分之一。「一帶一路」所經過的諸多國家,不僅多是窮國以至極窮國,他們自身根本不可能投資。更為危險的是,這些國家政治上不穩定,動亂頻繁,宗教偏執和恐怖活動猖獗,而且大多嚴重腐敗,例如伊拉克、利比亞、巴基斯坦、委內瑞拉等國都是如此。在這些國家,外部投入的資金不僅幾無回報或效益,極可能血本無歸,「一帶一路」隨時有可能變成「一帶一爛」。中共自己的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就發佈報告,到二○一四年底,中國對列入「一帶一路」的三十五個國家的海外投資規模佔到所有「一帶一路」國家的百分之九十七點四一,但其中低風險國家僅新加坡一個;中等風險國家有二十八個,佔這三十五個國家的絕大多數;而高風險國家倒有六個。風險如此巨大,除了另有目的,誰肯做虧本買賣?
         除了經濟角度,更有政治考量。全世界共知,中共是聲名狼藉的專制極權政權,並非民主國家。中共自己也承認「一帶一路」不是如馬歇爾計劃那樣的旨在普惠歐洲的歐洲復興計劃。該計劃在韓戰結束後還惠及亞洲第一島鏈與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美國經過二戰也有足夠的實力實施援助。現在中國自身經濟難保,世界難免要懷疑,中國如此鼓吹「一帶一路」,究竟用意何在?試看習氏在非洲那麼大把撒幣,非洲非但不感激,反而大罵中共「新殖民主義」。是否在「合作」、「共贏」的口號下大肆掠奪非洲礦產等資源?中共一面在論壇笑臉相迎,一面又在南海和東海釣魚島咄咄逼人,則是否可證「一帶一路」是為對外擴張開路?中共大造航母戰機,是否為與美國分庭抗禮乃至妄圖爭霸世界。試聽鄧小平的翻譯、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語:「『一帶一路』正在改變過去四五百年所形成的海洋文明對大陸文明的主導」。習近平親自推銷「中國方案」即專制極權下的有限的市場經濟模式,是否旨在顛覆全世界極大多數民主國家公認實行的普世價值?
         中共在毛時代曾以「援助」一度確實控制了北韓,現在又借貿易壓迫韓國放棄薩德系統,是否有在「援助」的外衣下控制別國的陰謀?中國嚴重的產能過剩,是否有藉以轉嫁危機的圖謀?中共權貴集團是否還想藉以洗錢?還有,習氏本人面臨中共十九大的難關,這次再次製造「萬邦來朝」的奢華的表面風光,是否在往自己臉上貼金,以追求他本人更大的政治權力?而習氏的「六不」是否恰恰是此地無銀三百?的自供狀?如此等等,怎能不令世界疑慮重重?
         這就難怪論壇的與會國如此三心二意,首鼠兩端(誠如歐盟多國拒絕貿易協議),也注定了特朗普一方面派員出席論壇,一方面卻親自首訪「一帶一路」的重要節點國家沙特阿拉伯,給予大筆軍售(包括「薩德」及多用途戰艦)數百億美元,用意顯然是要拉住沙特,阻擊「一帶一路」的擴張。
         這就注定了「一帶一路」其實是此帶迷糊,此路不通。

曲終人散路在何方
         眼下,「一帶一路」論壇已經曲終人散,然則「一帶一路」路在何方?
         唯有一途:在不斷虧損、不斷失敗之後關門大吉!此話是否故作驚人之語?非!只要明瞭上述中共的本質、困境和資金的匱乏,只要想想世界對中共和對「一帶一路」本身的疑慮,這一最終的關門結局就是明擺著的。
         其實「一帶一路」本來也並非一無可取,「絲綢之路」本是古代商人為著溝通商業自發走出來的,其基本走向定於兩漢時期,經過幾個世紀的不斷努力,向西伸展到了地中海,成為亞洲和歐洲、非洲各國經濟文化交流的友誼之路。到了當今世界,交通之便已遠非當年之比,如果中共真的出於公心,腳踏實地,互惠互利,則世界自然跟而隨之,昔日的「絲路」(因為當年主要是絲綢出口)重鑄輝煌亦有可能。唯一的條件是倡導者必須出於公心,所謂誠實經商、重道踐德。而這恰恰在當前的中共,是絕無可能實行。北韓於論壇開幕當日發射的彈道導彈,說不定就是一種終將成真的讖語。
         但筆者也相信,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在中國實現之後,「一帶一路」就會山花爛漫,前途無量。

來源轉自:
【2017年6月號 爭鳴 總476期 李 言】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所有評論非本站立場,有疑似影射幸勿對號入座。)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