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弘毅晚上出席自己的造勢大會,改口否認全部指控。

信永的入稟狀指陳弘毅涉非法換走及取去電腦的硬碟。

入稟狀指被解僱的陳弘毅在晚上使用拒歸還的員工證進入信永辦公室,並取走一批涉機密的文件。
立法會選舉在即,《蘋果》調查發現,會計界建制派候選人陳弘毅3年前遭曾任職的公司入稟控告,指他在受聘期間密謀另立門戶奪走公司員工及客戶,又在被解僱後擅回公司取走一批機密文件,並於交還公司手提電腦時私自換走硬碟,嚴重損害公司利益及違反合約。有會計師認為,若指控屬實,陳的行為明顯屬不道德及欠專業操守;陳就稱案件在庭外和解階段,但就否認擅取文件。
記者:陳建平
報稱為山浩法證會計服務有限公司(前稱中磊法證會計服務)創辦人的陳弘毅,過往曾受僱於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最終卻不歡而散。《蘋果》取得2013年底信永控告陳弘毅的入稟狀,指陳弘毅約於2010年10月加入信永擔任執業合夥人,後來出任Hempstone Group(HG)清盤項目的法定清盤人。
不過翌年5月,陳開始投訴合約薪酬條件不公平,並提出在信永名下成立一個獨立團隊,但此建議遭到其他合夥人反對。信永後來更新陳的薪酬條件,陳起初同意,最終卻無簽名作實,反而密謀另起爐灶,考慮搶走信永的現有及潛在客戶,又邀請一批信永員工到泰國旅遊,最終成功將這批員工挖角到陳創辦的新公司中磊。
根據入稟狀,由2011年年中開始,陳在工作上表現得不合作,包括拒絕交出紀錄他處理HG項目的工作時數表,又延遲向HG發出繳費單逾一年,令信永截至2012年底應收的1,800萬元收入遲遲未能入帳,嚴重損害公司的財政及現金流。
信永發現陳想另立門戶後,先於2012年10月底將他停職,再於11月底正式解僱,並要求他交還一切公司財物,包括正在處理的個案,但遭陳拒絕,並聲稱相關個案屬於他本人;陳更在離職後寄信給信永客戶,聲稱其新的通訊地址就是中磊。
入稟狀又指,2012年12月,信永發現部份在陳房間的文件消失,翻查閉路電視後,發現已被解僱的陳竟使用未歸還的職員證潛入信永,並拿走一批涉機密的文件及袋。陳雖然有交還屬於信永的手提電腦,但信永卻發現當中的硬碟已換走,形容陳是非法取去硬碟及其中的資料。
入稟狀續指,陳與信永交惡後,多次利用其清盤人身份阻撓信永向HG收取清盤費,例如在停職期間無理寬免客戶逾半費用;又在HG清盤費用的聆訊中反對信永提出的金額,最終令信永一直收不到應收的2600萬元收入。
執業會計師蒲錦文認為,若入稟狀的指控屬實,陳的行為是不道德及不可接受,感覺上是以私利為先,「佢好多行為似乎係令公司運作不暢順,但令到佢出嚟搞(公司)嗰陣可以攞到好多利益」。另有資深會計師看過入稟狀後認為陳未能履行會計師的基本責任,有欠專業操守;被解僱後仍擅自取去公司檔案及硬碟等,行為更形同盜竊,「佢咁做有機會係刑事罪,入到罪可能會釘牌。如果講選立法會議員,我覺得佢無誠信」。
陳弘毅透過助理指,此案件已在庭外和解的階段,但拒絕承認或否認入稟狀的指控。記者今晚在其造勢大會再次追問,他初稱案件在司法程序拒回應,後來就指否認擅自取走文件,稱自己當時仍是董事,指入稟狀不盡不實;又聲稱事件只是股東糾紛,自己在2012年追討對方在先,「佢爭我錢,佢又想delay唔俾錢」,但未有具體回應其他指控。會計界另一候選人梁繼昌接受查詢時則指,不宜評論陳涉及的訴訟或專業操守問題,應由當事人解釋。記者曾向信永查詢,但未獲回覆。

承認見過中聯辦 陳弘毅自稱不朋不黨

陳弘毅今晚的造勢大會獲前會計界議員李家祥(左)力撐。
現年45歲的陳弘毅出選挑戰現任的梁繼昌,不過他在行內的知名度不算高,不少會計師都表示在他參選前從未聽聞過此人。陳報稱香港及澳洲的註冊會計師,是澳洲昆士蘭大學商學(會計)學士及中文大學行政人員工商管理碩士。他離開信永中和後創辦兩間公司「中磊咨詢專項服務」及「中磊法證會計服務」,後來都改名為山浩。
陳早前有傳陳弘毅獲中聯辦力撐出選,他受訪時坦承曾與中聯辦見面,但談的只是業界事務,堅稱自己是「不朋不黨的獨立參選人」,競選資金全部自付。
他曾批評現任會計界議員梁繼昌否決政改方案,令政制原地踏步,又指若自己當選,將積極與中央溝通,爭取重啟政改。

來源轉自:
【2016年09月01日訊】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