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建黨95周年講話10次強調「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萬里說,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但後來刪去推翻了當年的承諾,那無數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

福州段火車上新黨員的黨慶活動。
習近平在建黨95周年講話10次強調「不忘初心 繼續前進」,就是要把黨的正確理論、正確路線找回來,把黨的優良傳統、優良作風找回來。
建國以後,中共作為執政黨犯了一系列嚴重錯誤,(將55萬愛國知識份子打成敵人的反右派運動,餓死3755萬人的「大躍進」、幾乎毀滅中華民族道德文化的文革,「8964」對學生民主運動的武力鎮壓,對有幾千萬信眾的法輪功滅絕人性的迫害,甚至活摘人體器官等),使黨與人民的關係漸行漸遠,處於嚴重對立中;近20年的貪污腐敗,更使人民深惡痛絕,民心喪盡。習近平在2015年6月政治局會議上指出:「要勇於面對嚴峻事實,承認、接受黨蛻化變質走上亡黨毀國危機的事實。」
凡此種種,都是背離「初心」,背叛「初心」的結果。

萬里看到中共延安時的承諾大為吃驚
但這個「初心」是什麼?沒人解釋。主流媒體噤若寒蟬。近讀2009年萬里的一次談話,有振聾發聵之感。
「六十年來,我們說得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
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九十年代,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
《歷史的先聲》一書由笑蜀編輯,汕頭大學出版社1999年出版。書的內容是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言論和《解放日報》、《新華日報》的重要社評、專論。書一出版,即被江澤民、劉雲山查禁。
萬里說:
「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裡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
「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
「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裡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裡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
這種修改就是背離「初心」,背叛「初心」,編委會固然有責任,但大主意是毛澤東拿,終審權在毛那裡,是他親自拍板定案。萬里顯然迴避指責毛澤東。

傳七一打大老虎獻禮的郭伯雄,7.25才宣布判無期徒刑。​
毛1944年宣稱要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
毛澤東作為黨的領袖、黨的正確路線的代表,1944年說:「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來的幸福。
[1]毛澤東不僅這樣說了,而且有題詞為證(見附件)。 七大開過,1945年9月毛澤東答路透社記者甘貝爾,將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作了展開地說明:
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他們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將保證國家的獨立、團結、統一以及與各民主強國的合作。」[2]
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可以列出許多條來,概括起來,集中到一點,就是毛澤東這段話。毛的這段話,包括了人們不太熟悉的羅斯福在1941年提出的四大自由,即言論和表達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免于匱乏的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這被世界認為是文明社會的基礎。

傳鄧小平的遺囑:向美國憲政學習
鄧小平也是主張走美國人的道路的。最近流傳他的「遺囑」說:我對中共政體現狀並不滿意,我是這個政體的創建者之一,也是這個政體的受害者。每當看到樸方(鄧小平長子)殘廢的身體,我就感到這個政體最缺的是民主和法制!
鄧小平說:我負責的這些年,這個問題並沒有解決,十年以後別人當政也未必有解。其實「解」還是存在的,這就是向美國憲政學習,美國成為超一流強國靠的就是這個東西
鄧小平並沒有把一國兩制作為解決臺灣問題的最終方案。
談到臺灣問題時,他說臺灣與大陸在政體上差距在拉大,解決這個問題他不可能看到,下一代也未必能解決。他稱,解決這個問題,在政體上大概「一國兩制」還不夠,一種可能的方式是聯邦制憲政之路。大陸經濟上強大了,政治上又有民主和法制的共和政體,臺灣問題才有可能迎刃而解。
他把兩岸統一放在大陸改變政體、實行民主憲政的基礎上。
習近平十談「不忘初心」,就是喚醒全黨不要忘記上個世紀40年代毛澤東還代表黨的正確路線時對中國人民的承諾。那是全黨的「初心」。由於遺忘太久,積弊太深,喚起和實現黨的「初心」阻力極大,大到不能談政治體制改革,不能談民主憲政,連毛澤東說過的話都不許再提了。
劉雲山對意識形態的壟斷,對宣傳輿論的操縱和控制,到了結束的時候了。現在就是要理直氣壯地大講政治體制改革,大講民主憲政,大講黨和國家的民主轉型。一說民主轉型,海外輿論就講拋棄中共,這給了利益集團反對的理由,這個說法不妥,實際上也不是,習近平是在救黨,改造黨,將來黨改個名字,與民更始,走上民主之路,光明之路。被淘汰的只是一小撮權貴利益集團和他們的追隨者。

選擇毛鄧學習美國的遺言將是一場激烈鬥爭
我在研讀習近平在高層會議上講話時發現,他對20世紀特別是二戰以後世界歷史的發展和各種主義的成敗利鈍有深刻地理解。他認為:從20世紀初開始,人類社會經歷了整整一個世紀的實踐,對三種世界秩序進行了選擇:拿英法德等老牌帝國主義的舊殖民主義秩序、蘇聯的共產主義秩序和美國的民主秩序這三種國際秩序相比較,美國主導的民主秩序是比較好的,是最優選項。真正改變了國際舊秩序的,推動了人類社會前進的,不是蘇聯的共產體制,而是美國的民主體制。從羅斯福二戰後期提出四大自由到戰後馬歇爾計畫,從冷戰開始到社會主義陣營解體,這個脈絡很清晰。習近平對這段歷史了然於心。這是他執行毛鄧關於「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向美國憲政學習」的思想基礎。
習近平是毛澤東、鄧小平事業的繼承者,但他只與毛鄧的正確理論和正確路線接軌。他深知只有繼承毛鄧的正確和功業而不是為他們的錯誤和失敗辯護,才是真正的對毛鄧負責,糾正了他們的錯誤,後人才能心平氣和地承認他們的功業,等他們的功業發揚光大,成為中國崛起、中華復興的基礎時,毛鄧才不致于完全走向反面,而是成為有瑕疵的歷史偉人。向美國憲政學習,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是毛、鄧、習理論和路線接軌的交匯點。完成這個歷史轉變,不僅是習近平的功勞,也是毛澤東、鄧小平的功勞。
在中國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是一場極其尖銳、複雜和激烈的政治鬥爭,甚至會發展成為流血的政治。你要搞政治體制改革,代表權貴利益集團的陰謀家和野心家就要發動政變,先搞掉你,這都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2016年6月27日習近平在深改組第25次會議上講話強調:「改革是一場革命,改的是體制機制,動的是既得利益,不真刀真槍幹是不行的。」因此,主導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者必須是政治上、軍事上的強勢領袖。現在習近平具備了這樣的條件,可以放手一搏。恩格斯說:「歷史是這樣創造的:最終的結果總是從許多單個的意志的相互衝突中產生出來的。」[3]
對於政治體制改革,一些人七嘴八舌地出來反對是必然的。就是要用泰山壓頂般的改革意志壓服反改革者,使他們不敢、不能反抗。在歷史的轉折關頭,領袖人物順應世界潮流的洞察力,用黨的「初心」改正黨的歷史錯誤開創新局面的歷史擔當,戰勝代表權貴利益集團的陰謀家和野心家的鐵腕手段和魄力,將起決定性的作用。扭轉乾坤,完成中國這個大變局,習近平不僅是大陸的「蔣經國」,而是將成為中國的「羅斯福」。
(2016.8.1)
-----------------------------------
[1] 毛澤東:1944年與到訪延安的美國代表團的講話。
[2] 這是毛澤東對英國路透社駐重慶記者甘貝爾書面提出的十二個問題的答復。 1945年9月27日《新華日報》第二版頭條刊登,標題是《毛澤東同志答路透社記者 中國需要和平建國》。1945年10月8日,《解放日報》的頭版頭條以「本報重慶訊」的名義,用同樣的標題全文轉載這篇答問。哈爾濱東北書店1948年出版的《毛澤東選集》也收錄了這篇答問。
[3] 恩格斯在1890年9月21—22日致約.布洛赫的信。

來源轉自:
【作者: 辛子陵】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