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簽訂投資協定遙遙無期。
「投資負面清單」遲遲不公佈
一年前中美在華盛頓舉行年度戰略與經濟對話時,筆者曾寫過一文,其中談到有關中美投資協定有這樣一段話:「從目前的情形看,除非北京遵守承諾,盡快與華盛頓簽訂中美投資協定,拉攏華爾街大亨,利用華爾街金融財團的強大力量緩解美國軍方對中國南海戰略的反彈,否則的話,美方勢必會加大對中方的軍事壓力。」一年過去了,今年的年度對話在北京舉行。據媒體報道,此次對話取得的成果之一是中美投資協定取得了進展,中方承諾盡快公佈修改後的外國投資負面清單(即禁止外商投資涉足的名單,不在名單上的都可以投資)。看來,去年筆者的擔心已經成為現實:在承諾開放金融市場問題上,北京一再食言,去年會談時北京答應九月份公佈修改後的負面清單,但到現在都沒有公佈,幾乎拖了一年,已經引起華爾街金融財團的強烈不滿。
進入中國的金融市場是華爾街財團最迫切希望達到的目的,也是十多年前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主要承諾,去年中國為了讓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的一員,不惜以加快開放資本市場利誘美國,讓美國不要從中作梗,等目的達到,北京就變了臉,再施故技,以拖字訣敷衍美國。從目前的形勢看,中美投資協議已經不可能在奧巴馬任期內簽訂。面對這一次北京的食言,華爾街可以說怒火中燒,不但由高盛出面大力唱衰人民幣、多家信用機構連番下調中國的信用評級,而且對美國在軍事上強勢應對北京在南海的行為也袖手旁觀,任由南海局勢波濤洶湧。

面對北京食言華爾街怒火中燒
從北京的立場看,中國政府在開放金融市場方面有苦難言:中國的銀行不良債務纏身、壞賬惡夢如影隨行、金融體制十分脆弱;加上民眾對政府的強烈不信任感,一旦有個風吹草動,隨時可能爆發擠兌事件並引發金融危機。據保守估計,中國金融機構二○一五年底的不良債務餘額超過一萬兩千七百億人民幣,兩年時間翻了一番;《紐約時報》今年二月報道指中國的不良信貸規模可能超過五萬億美元,相當於GDP的一半,令人震驚,「債務大爆炸」的時鐘隨時敲響。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實在不敢開放金融市場,讓實力雄厚、制度健全的外資金融機構介入金融領域,與病入膏肓的本土銀行競爭。然而,對於中國政府來說,繼續抵擋外資進入金融領域的努力很可能得不償失:中國脆弱的銀行體系保得了一時,但保不了一世,而因此得罪華爾街財團造成的外部金融環境惡化,已經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後果,所謂的人民幣保衛戰以及資本外逃,無不與此相關。
原本在每年舉行中美戰略經濟對話前,兩國領導都會竭力營造友好氣氛,並在對話期間達成多項協議,展示兩國關係的密切,但今年就不同。對話開始前率領美國代表團前往北京的國務卿克里公開警告北京不要在南海設立防空識別區,財政部長雅各布‧盧也大力指責北京的產能過剩擾亂世界經濟,完全沒有為會談創造友好氣氛的意圖。中美戰略經濟對話始於二○○九年,是奧巴馬上台後與中方改善關係的一個平台,隨著奧巴馬任期結束的臨近,這個對話已成雞肋,對於改善中美關係沒有多大意義,今年的對話成果寥寥就是明證。

來源轉自:
【2016年6月號 動向總370期 高 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 ,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