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維護與鞏固這種恐怖統治,首先依靠的是暴力鎮壓,同時必不可少謊言欺騙。
共產極權專制的本質就是典型的國家恐怖主義。為了維護與鞏固這種恐怖統治,首先依靠的是暴力鎮壓,同時必不可少謊言欺騙。二者是支撐共產極權專制的兩大支柱,相輔相成。
「階級敵人」是最大的謊言
在專制當局諸多謊言中,所謂「階級鬥爭」和「階級敵人」是他們最愛用的大謊言。馬克思用偷換概念的手法,刻意把「勞動」狹隘地定義為體力勞動。於是「勞動者」、「工人階級」便只限於體力勞動者。而管理者、經營者、甚至科技工作者和文學藝術工作者,這些對創造社會財富有巨大貢獻的群體,都被馬克思劃入「剝削階級」、「資產階級」一族。所謂的「階級鬥爭」、「階級敵人」完全是以馬克思偏狹謬誤的見解為基礎而泡製出的一種謬論,藉以煽起社會族群間的仇視與爭鬥。
在中共奪取政權以後,毛澤東更將任何不贊同它一黨獨裁、進行極權專制的人群通通定為「階級敵人」,但鬥來鬥去最後連它們的副黨魁劉少奇、鄧小平等人都未能倖免。這場鬧劇,實在「演」不下去了,才在毛澤東死後而羞答答地收場,暫停了所謂的「階級鬥爭」,而代之以「改革開放」。可是隨著權貴資本的惡性膨脹,紅色權貴與各級官員貪得無厭的掠奪,使當局製造的「太平盛世」景象也越來越難以欺世騙人。隨著官民矛盾愈演愈烈,統治危機日益加深,當局已疲於奔命,窮於應付。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終於又想到了多年前騙人的「法寶」──階級鬥爭。

「階級鬥爭為綱」論的翻版
二○一六年四月十五日,中共當局挖空心思地搞了個「國家安全教育日」,雖名為「國家」,實則是假所謂國家安全之名,為中共政權自身「維穩」、實施鎮壓,找尋「合法」的藉口。一向扮演反民主急先鋒角色的《環球時報》更借此大作文章,發表了共軍少將楊毅的一篇評論,公然把當年大搞階級鬥爭的那些歪理邪說又改頭換面地搬了出來,只是不再叫「階級鬥爭」或「階級敵人」而改稱為「敵對勢力」。當局自己也清楚,今日如果再提什麼「剝削階級」,那麼中共官員就是最大的剝削與掠奪者;故而只好把一切不認同共產極權專制的人稱為「敵對勢力」。按照《環球時報》上這位共軍少將的說法,「各種敵對勢力並不願意看到我中華民族復興大業的順利推進,必然千方百計地進行破壞,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這裡所謂的「中華民族復興大業的順利推進」,就是要維護中共一黨極權專制的別名而已。這完全是毛年代那個早已破產、臭不可聞的「階級鬥爭為綱」爛調的翻版,只是換了一個用詞,把「階級敵人」改成「敵對勢力」。在這位共軍楊少將的眼中,正如毛時代處處存在著「階級鬥爭」、遍地都有「反革命」份子一樣,這「敵對勢力」也是無處不在。
首先他認為「境外敵對勢力派遣大批間諜,以經商、旅遊、學術交流、非政府組織、基金會援助項目等為名滲透到我們社會的各個角落,用各種手段腐蝕拉攏黨、政、軍官員,發展間諜、尋找代理人」。其實國際間存在間諜活動,本是「古已有之」的事,中共在這方面更處於世界「領先水平」。它在竊取別國(特別是美國)的經濟、科技、軍事情報,策反、收買相關人員方面,不僅從不「手軟」,且卓有「成效」。更有不少共諜已在美國落網。中共還以諸如「孔子學院」之類的名義滲透他國。楊少將此番高論只不過表明,他是只許中共「放火」、不許別人「點燈」而已。
接著這位共軍少將更加危言聳聽地宣稱:「意識形態領域內的鬥爭也是異常激烈的,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善良的人們往往容易放鬆警惕。冷戰結束後,特別是我國改革開放以後,國人對意識形態的觀念逐漸淡化。但是,西方國家在意識形態方面不但沒有淡化,反而在強化『攻勢』。他們以推廣經過包裝的西方『普世價值』為名,企圖挖空、否定我們的核心價值觀。」所謂的「國人對意識形態的觀念逐漸淡化」其實豈止淡化,而是根本不相信當局用以愚民、騙人的那一套所謂的「核心價值觀」。因為當局說一套、做一套,高喊社會主義,奉行的卻是權貴資本主義;滿口「為人民服務」實行的則是化公肥私,大肆貪腐搜刮,上至中央常委,下至芝麻小官,只要有權,無官不貪,賄賂公行。一個小官都可動輒貪污上億,高官更是天文數字,還要存入外國銀行。民眾要他們公佈財產,他們就定人家為「尋釁滋事」抓捕判刑。這樣的「價值觀」如何能取信於民?

製造敵人與「依賴」敵人
獨裁專制政權,為了自身既得利益,一貫的作派就是絕不「下詔罪己」,只知諉過於人。中國大陸因為各級政府官員以權謀私,嚴重侵犯、損害民眾利益,從而導至官民矛盾衝突不斷加劇。在一黨集權統治下,由於權力無制衡,全國各地因官商勾結、濫權枉法、坑害民眾的事件多如牛毛,經常引發大規模的民眾抗議事件。官方則罔顧民眾利益,一概以暴力鎮壓,不惜釀成流血衝突。面對此種現實,這位共軍少將,則完全是非顛倒,黑白混淆,將正義的輿論也歸為「敵對勢力」;說某些人以「為民請命的面貌出現,企圖達到煽動社會動亂的目的」;更說「他們利用各種社交網站,通過微博、微信傳播謠言、虛假信息,通過一些語言生動的『段子』,編造令人難辨真偽的信息,在虛擬空間上廣泛、快速傳播」。這樣的「上綱上線」,棍帽齊飛的伎倆,與當年以「階級鬥爭為綱」製造「敵人」,誣對方為「蔣匪、美帝的走狗」的手法如出一轍。
由此可見,專制政權不但需要不斷「搜索」、「製造」出「敵人」,來證明他們統治民眾的「合理」性,同時還要不斷「依賴」他們製造出的敵人來證明他們進行極權專制的「必要」性。單是國內的「敵人」還不夠,更要樹起美國、日本、歐盟、澳大利亞、菲律賓、越南等諸多外敵,以此證明如果沒有它這個「強大」的專制政府,中國民眾明天就要當「亡國奴」了。所以無論官員、奸商強徵你的地、強拆你的房、強覇你的妻女、毒食品、地溝油、殺人疫苗……怎樣坑害你,你都得默默忍受,「政府虐我千萬遍,我待政府如初戀」,癡心不改地去繼續做「中國夢」!

來源轉自:
【2016年6月號 爭鳴總464期(大陸)盛 言】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