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t And Road(皮帶與道路)」叫「一(條)帶一(條)路」,梁共江派真正文化低落到這地步,還厚顏無恥污染香港。
中國黨媒製造政治名詞,在全球應該是首屈一指,以爭奪話語權。其中的「一個中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更是台海之間最被頻繁使用的。至於中港台關係,一般使用「兩岸三地」,但是從目前人大委員長、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訪問香港的情況來看,雖然對港獨多所指責,但是還沒有到「一中一港」的程度;沒有出現在言語上的,卻有「一台一港」之隱憂。
張德江來港抵銷蔡英文就職
張德江訪問香港的日期是五月十七日抵達香港,五月十九日離開。名義上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但是這個活動也是中共把持的,包括定下的時間,而且是排斥台灣的。五月二十日是蔡英文出任中華民國總統就職大典的日子,在十九日離開,是因為二十日這一天,政治局常委要聚在一起看蔡英文的就職大典,以便隨時作出應對。
十七日到十九日期間,香港媒體聚焦張德江訪港,離開後還要「繞樑三日」,就可以沖淡蔡英文就職對香港的影響與衝擊,因為中共非常擔心「一中一台」的威力。即使蔡英文沒有宣佈「台獨」,台灣的民主影響力對香港已經非同小可,獨立主要只是在部分年輕人中有市場,民主訴求則是遍佈各個階層。
為了抵消這個影響,張德江主要採取分化的辦法:一是分化港獨與本土,二是分化泛民與本土。這樣就讓「反對派」四分五裂。為此就多番抨擊港獨搞亂香港,要由香港人埋單,還要特區政府及司法機關人員,決不能姑息縱容違法行為。更透過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在北京放話說,現時港獨沒有實力,但即使港獨具備實力亦「容易處理」,因為中央「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炮有炮」,為張德江的批判增添火力。
由於本土思潮席捲香港,張德江假裝認同,認為這是正常的「鄉土情懷」,正面肯定「香港同胞對自己生活方式和價值理念的珍視」而應該受到尊重。他甚至讚賞香港本土文化,包括港產電影及粵語文化,指香港在影視、音樂等方面有優勢及影響力。
但是對照中共在香港推銷簡體字,抵制電影《十年》,在廣東企圖逐步消滅粵語,張德江這些言論難道不是欺騙嗎?如果尊重香港人的價值理念,那麼作為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香港核心價值,怎麼屢遭中聯辦與特區政府的破壞,北京怎麼不出聲?習近平不還公然宣揚行政、司法、立法的三權合作,那是香港的價值理念,還是中共一黨專政的價值觀?

分化港獨本土泛民之間關係
如果認同本土價值,那就應該贊同香港本土派所主張的「減少源頭」,減少來香港「摻沙子」的中國人,要由香港來審批可以移居香港的中國內地人。可見,本土派的核心價值被張德江抽離,而且要達到孤立本土派最激進的港獨的目的。
在對待泛民方面也是如此。他們部分人被邀出席宴會,讓他們在張德江面前批評特首梁振英,一吐烏氣,然後要求北京撤換梁振英。這樣似乎就體現了北京的「大度」,但是張德江在其他場合大撐梁振英,「香港眾志」的黃之鋒認為這是一種倒退:香港人爭取的是民主,要通過普選選出自己的特首,要求北京撤換特首,不就是人治嗎?那還要普選幹嘛?而且這不是認同北京可以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嗎?
所以張德江雖然說可以重新啟動政治改革,但是前年北京提出的「八三一」方案不能改動。「八三一」方案已經被立法會否決,也是泛民主導的,難道泛民要推翻被自己否決的方案?可見北京在這個議題上繼續玩弄泛民。
這是中共慣用的「爭取多數,反對少數,分化瓦解,各個擊破」的統戰伎倆。要救香港,或者台灣本土運動與民主運動的結合,可作為一個楷模。北京怎麼會不擔心出現「一台一港」民主模式對中國的深遠影響?
張德江來香港的另一個任務就是宣傳「一帶一路」,把香港拖下水。之所以要這樣做,主要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國的擴張行徑已經使其他國家,尤其是周邊國家警覺,因此對此冷淡;一是中國經濟下行,資金外逃,捉襟見肘,因此讓香港出面與承擔。
眾所周知,「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為了實現他的中國夢採取的經濟手段。然而急功近利,引發其他國家的焦慮而滯銷。中國最重要的就是為其他國家發展高鐵,甚至不惜發放假消息,以吸引其他國家爭相效尤,例如製造在泰國建造高鐵的假消息。泰國非常懼中與親中,面對這些謠言也不願分辨,然而至今,泰國高鐵並未動工。

擴張行徑導致「一帶一路」滯銷

梁振英深知北京的難處,所以他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以配合中國推行「一帶一路」為主軸,貽人笑柄。
印尼的高鐵是中國去年以半年工夫搶下日本八年來的努力,事先未做勘察,以致被懷疑有不肖官員將日本圖紙獻給中國。而印尼願意給中國,乃是中國的資金不需印尼政府做還債的擔保。亦即如果印尼公司無力償還債務,這個高鐵等於中國白送給印尼。印尼也很大方讓中國經營五十年,因此如果經營虧損,也由中國方面負擔。根據中國專家的評估,雅加達、萬隆之間的高鐵,與北京、天津之間的高鐵不可同日而語,因為萬隆只是旅遊勝地,不如天津是中央直轄市,與北京政經關係緊密而來往頻繁。
中國為「一帶一路」而設的亞投行開始非常風光,除了美國、日本抵制,歐洲大國都參與,中國更是大股東得以指揮一切,但令外資卻步,那不是把錢交給中國來消化中國的剩餘產品嗎?尤其因為中國經濟下行成為「新常態」,人民幣貶值壓力很大,貶值促使資金大量外逃,何況還有反貪的因素。加上習近平為實現中國夢對外大量撒錢,因此在江澤民、胡錦濤兩代積累的近四兆美元外匯儲備被習近平在去年一年花掉一兆。這樣花下去將使中國大陸金融崩盤,因此更必須借助香港這個金融中心來籌措資金。
到了現在,北京自認的「一帶一路」到今年五月初才簽署第一個項目,那是一條位於巴基斯坦境內、連接旁遮普省的紹爾果德與哈內瓦爾的六十四公里長高速公路項目。奇怪的是,亞投行不是獨力提供融資,而是與亞洲開發銀行聯合融資,簽署旨在增強兩家機構合作關係的諒解備忘錄,在中亞的開發項目也將與其他機構聯合融資,這些都意味著北京已經無意無力承擔風險。
梁振英深知北京的難處,所以他在今年的施政報告以配合中國推行「一帶一路」為主軸,無視香港自身的經濟發展。

北京把金融風險轉嫁香港
張德江在香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在約半小時的演講中,聲稱這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以經濟手段打造中華帝國朝貢體系而不是武力,當然有利和平,但這不能解決南海、東海的爭議。
張德江還提到,中央高度重視香港在國家戰略大局中的作用,支持香港鞏固和開發優勢,而香港也要更積極主動地參與國家發展戰略。他說中央將在四方面支持香港把握「一帶一路」機遇,包括打造綜合服務平台、深化與內地合作等。綜合服務與內地合作云云,自然包括金融服務與金融合作,把中國應該承擔的風險轉移到香港來。目前全球金融風雲瞬息萬變,體制不好的發展中國家一旦出現危機,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或會成為北京殺雞取卵的犧牲品,斷送香港最後的剩餘價值。

來源轉自:
【2016年6月號 爭鳴總464期 林保華】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