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管理能力差絕已是聞名遐邇,其臭史勾當沒有文字記載,只用日子做記認,甚麼:5.1勞動節、5.4運動、5.16(文革)通知、6.1妥協、6.4屠城、6.10鎮壓法輪功,後改610為專責鎮壓部門、6.18、7.1大遊行、8.31人大落閘普選、92共識、9.22罷課、9.27佔領中環、xxx毛澤東放屁、xxx習呆呆講話...一大串日子作記錄(缺年份),到整年每天也有事怎去記?根本就是想令人去忘記追責,但中共越這樣,人們記得更緊,更詳細,更久遠!
時間過去二十七年,天安門廣場的彈痕早已被清理得不見絲毫,而中共太子黨體系對內鎮壓的衝動又見強烈,會否發生「第二次開槍」已是十分嚴肅的疑問。其實,不惟太子黨體系有系統性的鎮壓準備,團派亦是如此。胡錦濤的「憂患意識」雖然一頁掀過,但這一觀念確實是習近平「底線思維」的形成基礎。
所謂「底線思維」,說白了,就是在關鍵時刻還要開槍。胡錦濤之所以沒將拉薩鎮壓模式搬到北京,是因為溫家寶用天文級的貨幣維持了行將崩潰的經濟。二○○九年未能發生「第二次開槍」,但二○一九年能避免嗎?畢竟現在已經沒有極寬鬆貨幣政策實施的可能,畢竟中國社會的不公平會隨經濟長期衰退而更加尖銳。

「整頓流通領域」隱秘原委
二十七年前遺留下的社會問題積累至今形如利滾利。二○一三年的「六‧四事件」周年紀念前夕,網絡上流傳一個關於「二十四年前的黑色大幽默」的說法,是指一九八九年七月中共中央與國務院聯合下發文件,聲稱「近期做幾件群眾關心的事」:
(一)懲治官商勾結,
(二)嚴禁高幹家屬經商,
(三)取消中央領導特供,
(四)嚴格公車管理,
(五)禁止請客送禮,
(六)嚴控官員出國,
(七)嚴查貪賄。而今,反腐新政雖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某些問題,但是,一九八九年七月佈置的「作業」到今天還未見有完成的希望。反腐新政已經難以再聚人心也是不爭的事實。三年過去了,「黑色大幽默」已經是「舊話的舊話」。今日網上民意對那個「黑色大幽默」多持極端諷刺態度,或曰「他們廢紙一張,我們廢話一筐」,或曰「被禁止的都很好地執行了,需要執行的都變相地表演了」,云云。出現這種諷刺性的後果源於鄧小平在鎮壓後的解套策略,此策略致「幾件群眾關心的事」被當成必要的敷衍。
一九八九年六月十六日,徹底搞掉趙紫陽的鄧小平在自己家中對新確定的政治局常委訓話,講了三大要點:一是經濟不能滑坡,二是做幾件人民滿意的事情,三是繼續抓捕「六四分子」。其中的第二點被擴展成次月的中共中央與國務院的聯署文件。在那次會議上,江澤民做了非常強硬的發言,要旨則是整頓經濟秩序。鄧與江的接班性質表態是很少被人關注的,它可以稱為「六‧一六妥協」。外界普遍認為江澤民在鄧小平面前必是俯首貼耳。但就「六‧一六妥協」的實情看,鄧若完全否掉江的意見,恐怕江背後的兩大元老陳雲與李先念就會對鄧小平「採取措施」。當然,鄧江的互相妥協也有其基礎,即反腐敗是說給百姓聽的,而整頓經濟秩序則是兩人最大交集。江的表態已由《求是》雜誌(一九八九年第十二期)發表,也由不得鄧不同意。
江澤民在發言「整頓經濟秩序」之後,強調了「尤其是流通秩序」。鄧小平支持重點整頓流通秩序,因他已經非常不滿國企在原材料方面受到民企的爭奪。在「六‧一六妥協」的相關講話中,他稱:「在原材料分配中,小企業吃大企業,結果國家損失大。」

美國人給足鄧小平面子
然而,經過兩年的整頓,國企被寵壞,其全面腐敗以致成為官場腐敗的先導,民營經濟則大為衰敗。再加上國際經濟制裁,出口型經濟受到嚴重打擊。正是在這種情況下,鄧小平才不得不弄出南巡講話的大動作。江澤民抵觸鄧南巡講話意味著「六‧一六妥協」破裂,但江並非不注重民營經濟,只是怕不明不白地繼胡耀邦、趙紫陽之後倒台,才不得不採取「六‧一六妥協」之後的第二次強硬姿態。後來,江借搞掉陳希同,正式自組班子,十分注重拉持民營經濟優先論者進入。賈慶林被從福建調進北京固然出於江陳鬥爭的善後需要,但不言而喻的是福建民營經濟搞得頗有聲色,儘管賈未能一步晉階政治局常委。由福建調浙江的習近平當時也是民營經濟的支持者,這一點也決定了他日後整肅國企的治術選擇。不過,世情變幻,現在習由於固權需要而堅稱保證公有制經濟為主體。
「六‧一六妥協」之後,鄧小平積極謀求退路,以便將開槍責任盡可能推掉。但是,最低程度地化解中美關係僵局無人敢擔,故而鄧不得不硬著頭皮支拄。美國方面為試探鄧的底牌,於一九八九年十月派出前總統尼克松與在任總統卡特的中國問題助手米歇爾‧奧森伯格到達北京與鄧見面。稍後,基辛格也飛到北京以確認鄧不會關閉向美國暨西方開放的國門。由於美國方面主動兩次派人到北京,給足了鄧面子,鄧回以「繼續開放」,並答應允許最著名異見人士方勵之攜夫人流亡美國。
鄧小平在結束與基辛格會見兩天後,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以參加軍委擴大會議的形式宣佈正式退休。鄧除了急於減輕開槍的歷史責任之外,還有兩個因素在他個人策略中起了重大作用。第一個,「六‧四事件」之後社會不時傳出他死掉的謠言,中共的毛澤東經歷過這樣的謠言(所以毛要游長江)、蘇共的勃列日涅夫也經歷過,既然人心已厭,早早離開公共視野不失為策略之選。第二個,在基辛格到北京的頭一天,與北京相差七個時區(夏令時為六小時)的東德柏林發生了震撼世界的事件──柏林牆倒了。依鄧的強勢風格,他不可能宣佈柏林牆倒掉意味著他奉行的意識形態徹底失敗,但此前他下令開槍不足以改變歷史大趨勢。他的政治後繼者不管是哪一代,還可以選擇開槍,但中國發生「柏林牆倒塌」是遲早的事情。

經濟崩潰必致政治崩潰
「六‧一六妥協」破裂之後,中共雖然經歷了經濟體積的迅速膨脹,但這個妥協包括它的破裂最終沒能確立出可靠的發展模式。中國今天不但進入經濟長衰期,社會矛盾也將在長衰期斷續爆發。中國的制度性質越來越像「死人」,幾乎成了勃列日涅夫時代前蘇聯的複製。
經濟崩潰導致政治崩潰是中國權貴階層最忌諱的話題。除了在國內打壓該方面言論之外,在對外政策上也有明顯表現。哪個國家的政要若指中國經濟有崩潰風險,中國在外交方面就會回以顏色。在四月份的中日外長會談中,中方要求日本方面不要繼續散佈「中國經濟衰退論」。會談主題是釣魚島局勢,另一個敏感話題南海問題都被擱置,而釣魚島問題與中國經濟衰退及崩潰聯繫起來,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時評:習當局對文革50周年的曖昧態度
自從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震驚中外的「六四」血腥鎮壓事件後,二十七年來,每年初夏的六月,中南海掌門人都寢食不安,京城風聲鶴唳,「維穩」的大棒無遠弗屆,一切與「八九‧六四」沾邊的人與事都成為「維穩」對象,再加上今年是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五十周年,因習近平欲回歸毛式獨裁和個人崇拜,以樹立其統治權威而對這場已被中共定性為「浩劫」的反人類政治運動態度曖昧,這一切令本已充斥著黨群矛盾、官民矛盾以及因貧富極度懸殊而引起的尖銳階級矛盾的社會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如果習近平和他的智囊班子誤判形勢,低估了廣大人民長期被壓抑的對文革的怨憤和厭惡,冒著政治風險去撕開半世紀以來隱藏著膿血仍未痊癒的傷口,加上滑坡的經濟一旦崩潰,其後果將不會以任何權威人士的主觀意志為轉移。

來源轉自:
【2016年6月號爭鳴總464期 燕 奇】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