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眼人立馬可以得出一個絕無疑問的結論:現在,連這個二十五人甚至七人的核心團體,至少有人不是「經常、主動」地向習近平看齊,有不守「規矩」,甚至有圖謀不軌(「妄議中央」)者!
進入二○一六年,國內外輿論對當今中國的走向,份外關心,歸結起來無非是看好或者看衰,兩者針鋒相對。然而篩去表象和假象,不爭的事實,則已是彰明昭著。
江氏難抓捕是權鬥死結
其第一大不爭事實是:當今中共內部主要是習江兩系的權鬥,以反腐的名義,在二○一六年必將越益慘烈。其最確切的證據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二○一五年末中共政治局的「民主生活會」上,公然要求中央政治局成員必須「經常、主動向黨中央看齊」。這話初聽實在是蹊蹺和荒唐。須知中共政治局共只二十五名成員,其中還包括七名核心的核心──政治局常委。這個機構本身已經是中共的「中央」了。如此,中共的中央向中央「看齊」是何邏輯?但這當然不是語無倫次。說穿了,其題中之意,無非是中央政治局委員必須「經常、主動」向習近平一人看齊。
中共一向的語境,就是反話正說,例如高唱團結就是因為極不團結,形勢危殆必定說成「形勢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依此話語方式,明眼人立馬可以得出一個絕無疑問的結論:現在,連這個二十五人甚至七人的核心團體,至少有人不是「經常、主動」地向習近平看齊,有不守「規矩」,甚至有圖謀不軌(「妄議中央」)者!
其實,這個不爭的事實,本是舉世皆知。有以為現在的情況是江系已經徹底失敗,其本人甚至已被「軟禁」,二○一六年抓捕江澤民已經是「只待時日」的事情。但筆者願意斷言:江系勢力,至今仍是餘灰未燼,而抓江則絕無可能,習只能是削其羽翼,唯等待其自然死亡。
其次,抓江絕不可能實是基於前車之鑒。赫魯曉夫批倒了斯大林,也就同時批垮了蘇共和赫氏自己。因為赫氏本人也是共產黨。鄧小平之所以依然毛像牆上掛,毛屍不下堂,正是吸取了赫氏這一重大教訓。這是鄧的聰明之處。習不會抓捕江澤民,也正是出於同樣的小聰明。習已經說了毛鄧江胡前後三十年相互聯繫,「三個代表」已經寫進了煌煌黨章,與馬毛鄧並列。如此,何能活抓江澤民?

供給側改革是癡人說夢
不爭事實之二:大陸經濟下滑已無可挽救,由此,中共的基礎及其「合法性」的唯一「依據」必將崩潰。
何以見?二○一五年末的經濟工作會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得到最大的強調。從凱恩斯經濟學到劉鶴的(且不說是薩斯的)大翻換,恰恰充分證明了中共面對經濟崩潰的手足無措。
「供給側」真有那麼神奇的效用?綜觀這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五大重點任務」,即「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哪一件能真正實行?去產能?這必得關閉工廠或停產減產,則工人和農民工失業如何活命?由此引起社會動亂,中共能「維穩」得住?去庫存?一百四十億平米的空房怎麼去庫存?農民工即使靠政府補貼也買不起。貧富極度懸殊變本加厲,多數平民不是不需消費而是消費不起。去槓桿?大量靠銀行借貸的企業怎麼撐下去?政府的巨額債務怎麼辦?降成本?這就要求政府減稅薄賦,其他辦法都是懸空。則政府的錢哪裡來?倒是內外用途巨大(例如大筆向外撒錢)。於是只得求助赤字財政。但赤字財政刺激經濟增長是有限度的,況且赤字累積過高(當此危機,小規模赤字只能是杯水車薪),就像公司負債務過多一樣,長期的經濟如何發展?何況現在人民幣本已在大幅貶值,大搞赤字財政,這貶值豈一個百分之幾了得!補短板?處處短板,補何能勝補?所以,「五大重點任務」沒一件可以期望。
其實,當今中共也知道這「五大重點任務」的病根都在於體制問題,也說了要倒逼體制改革。但只要根深柢固的權貴利益集團存在,不推倒這個利益集團,又何能實現「頂層設計創新、體制機制創新和技術創新」!
一句話,供給側改革,癡人說夢而已。正所謂千里東風一夢遙,生於末世運偏消。此當今中共宿命之二也。

莽撞加撒錢是危險外交
不爭的事實還有第三件:習氏外交四處碰壁,中共的外部環境甚至可能陷於危險的死胡同。
習上任還不到三年,卻已出訪三十多個國家,足跡遍於歐美亞非,為歷屆黨魁之最。習氏外交徹底拋棄鄧小平的韜光養晦策略,而一意仿效毛澤東,霸道與收買兼用,似乎真想爭雄美國和世界。結果,中國在國際上到處樹敵,越益孤立,未得一寸土,未得一句話語權,甚至連撒錢反而買得了罵名。釣魚島仍在日本掌控之中,南海也只能堆沙造地,始終未能奪得一礁半島,卻反而輸了輿論(國際海洋法庭不支持),還引來了美澳的炮艦軍機和日本的伺機而動。在非洲大把撒錢則招來了掠奪非洲資源的「新殖民主義」惡名。即使在英國一撒六百億美元也只是買得了一點面子,卻又在越南和菲律賓丟了個精光,這兩個蕞爾小國居然都給了習氏一副冷面孔。其實英國給的那點面子都只是虛飾而已,君不見最近的香港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中,英國稱李波持英國護照,是英國公民,英國有權干預。
爭霸,是中共的本性;鄧的韜光養晦不過是無奈的「能屈」。到習氏有了點自以為的力氣就要「能伸」了,還有以民族主義忽悠人民、轉移視線和樹立習氏個人威望和形象的考量在內。
冷面孔可以不算什麼,但聽聽美國總統奧巴馬在二○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聯合國大會上的話吧。在這個世界最高政治舞台上,奧巴馬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他是世界上具有最強大軍力的國家的領導,他要保護他的國家即美國及其盟友,為此必要時會毫不猶豫地訴諸武力。習氏難道以為奧巴馬是在像金正恩那樣吹牛?請注意日本和菲律賓正是美國的盟友;台灣則早有美國對台關係法在。如此,習氏敢在釣魚島、南海和台灣動手動腳?
心雄萬丈力不足,紙老虎真相已拆穿,此當今中共宿命之三也。

「命」是本性義是理
說三大宿命,卻不是算命先生妄語,是依據不爭事實得出的應有之義。本文標題「義到盡頭原是命」,這也真的是當今中共的宿命。但這三大宿命會不會導致中共歸於覆亡,就只有天曉得了。必然之中有偶然,中共終將崩潰,在哪一天由哪一根最後的稻草壓垮這頭垂死的駱駝,則多是偶然觸發。習近平不是也說「人在做天在看」嗎?其實全世界的人民都在看呢!

來源轉自:
【2016年3月號 爭鳴總461期(大陸)林 平】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