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2月6日中國大陸媒體報導稱,湖北一青年醫生於1月中旬遭遇車禍,昏迷17天後(2月5日)被判定為腦死亡,他全身的主要器官被移植。(網路截圖)
【撰文.陳思敏】
據2月6日中國大陸媒體報導稱,湖北一青年醫生於1月中旬遭遇車禍,昏迷17天後(2月5日)被判定為腦死亡,他全身的主要器官被移植。
器官移植報導在中國現在是個敏感話題,因為中共以前使用死囚器官在國際社會臭名昭著,近17年迫害法輪功之後又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在此背景之下,這次報導就顯得很蹊蹺。其目的自然是要宣揚所謂的“主旋律”,以掩蓋相關醫院背後的驚天黑幕。但中國的器官捐獻實在是少得可憐,根本無法解釋中國自迫害法輪功之後器官移植數量的高達幾十倍乃至百倍的瘋狂增長,也根本無法解釋在中國超短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
對於上述移植,這裡先暫且不說在新聞裡已有身分與故事交待的器捐者。而是要以其他數據來看新聞裡沒能多做深入報導的這兩家進行移植手術的醫院,北京阜外醫院,以及武漢同濟醫院,就可以看出中國器官移植背後的端倪。
據報導,這名死者的心臟被送往北京,施做心臟移植手術的北京阜外醫院,也叫阜外心血管病醫院,其前身就是解放軍胸科醫院。 關於北京阜外醫院的心臟移植手術,國內新聞看不到的一段資料是「……這兩年多一點,這個數據應該是全世界最大的,(世界上其他國家)最大宗是75例以上的,我們去年做了81例,應該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心臟移植應該是最大的。」提供此一數據的,正是5日這起心臟移植手術的主診醫生,也是北京阜外醫院心臟移植副主任黃潔。當時與他對話的即追查國際調查員,對話時間2015年6月。
據追查國際2015年11月27日報告(證據序號:91,(8613621069620)),黃潔特別強調一句話「心臟供體最快是2~3週」,這無疑表示2015年6月這一時間前後,該院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仍然極短、供體仍然充足,器官移植仍然數量大。而相比之下,在美國這個器官捐獻相當發達的國家,心臟移植的平均時間仍需大約八個月。幾週這樣短暫的等待時間意味着有供體在等待被殺以滿足需求,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唯一可能的解釋。國際社會高度質疑,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沒停反增。
再說這名死者的肝臟、腎臟被留在武漢的同濟醫院進行移植,同樣,國內新聞不會告訴武漢同濟醫院是湖北地區非軍警系統醫院的一大「器官庫」,而這也有調查錄音為證。
據追查國際2006年3月這份關於同濟醫院的調查錄音檔(鏈接:http://pkg2.minghui.org/mh/2006/11/10/voice2.mp3 )中,一家醫院醫護人員被問及腎源、肝源時,直指:「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他們的器官來得就很快。他們跟部隊和法院都有關係,現在用的很多都是從法院那邊出來的。」
同一份錄音中,當調查員再問:(同濟醫院)他們給全國都提供器官嗎?現在不是有很多煉法輪功的那種?只聽醫護人員接連回答:「全國,全國,東南亞的病人都去他們那兒做」、「那是法院管的事,我們不清楚,我們可以提要求……」 其實國際長久以來的質疑與追問,被這些無良醫生大量拿來操刀練刀的器官供體來源,也是中國器官移植數量非正常暴增的主要來源,多是來自於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全面鎮壓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
例如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原所長陳忠華,已於2006年7月在美國波士頓被起訴,他被指控:對未經監獄受刑人同意,從受刑人(包括法輪功學員)身上活體摘取器官販賣牟利的行為負有刑事責任。尤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不僅犯下酷刑罪,更觸犯了國際刑事法上最嚴重的群體滅絕罪。
雖說目前活摘器官仍是官方的禁忌,但國內媒體亦有見縫插針的報導。像是2007年7月15日出版的《南風窗》曾報導一起案件背後的器官盜賣,涉案醫院就是武漢同濟醫院。該報導含蓄提到這麼一段話:「據知情人士透露,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原所長陳忠華在任期間(2000年至2006年7月),該所器官來源獲取不按規定、不顧常規,存在非法獲取器官的情況。」
國際始終關注不輟,在迫害沒有停止的現實下,法輪功學員仍高度處於活摘險境之中。希望有地利之便的國內媒體也能善盡職責與良心,進一步勇敢揭露。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必定逃避不了被追究的下場。

來源轉自:
【2016年02月10日】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