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先生稱遭警員用警棍敲打右腳,令他行路「拐吓拐吓」。

■有示威者被警員按在地上制服。法新社

■警員前晚凌晨將示威者驅離龍和道,有女示威者乘亂撤離。美聯社

■戴上頭盔的警員一手搶鐵馬,一手以警棍毆打示威者。
【雨傘革命 第20天】
龍和道清場當晚,港人在鏡頭下,目睹曾健超被七名魔警毆打。那一夜,警察瘋狂鎮壓,「魔警」豈止七人。被捕的45名示威者,部份也慘遭毆打,有社工只在添馬公園扶起被警推跌的市民,差人即拉他到暗角拳打腳踢,雙膝嚴重受傷;只得20歲的小伙子在隧道出口,被差人狂踩、用警棍打傷頭、手、背脊。幾名受傷市民,重組當晚的魔警暴力龍和道。
記者:譚靜雯 陳凱迎
社工扶人被拖到暗角狂毆
社工唐先生
案發地點:添馬公園
他的「武器」:頭盔
「四、五個警員扯開我個頭盔、拳打腳踢,打咗大約4分鐘,之後再有一個着警察背心用警棍向我隻腳係咁打!一邊打一邊話『留喺度吖嗱!唔行開吖嗱!駁嘴!」唐先生昨凌晨約12時半才獲釋,離開北角警署時,疑被魔警毆打至行路「拐吓拐吓」,雙膝嚴重受傷貼上紗布,背部、手臂、雙腳都有被警棍毆打的烙印。
唐先生當晚只是留守在添馬公園,扶起被警員推跌的示威者,手上沒警方所謂的雨傘及保鮮紙等「武器」,只有一個保護自己的頭盔。面對手持盾牌、警棍的警員:「警員一路向我哋叫囂、之後一路推、一路推,前排啲人舉起雙手,一路向後退,當時好多人跌喺地,我只係扶起跌低嘅人,但就俾警員撞跌。」
這一跌,也是他噩夢開始,「我跌低跪喺地,一開始(警員)扯住我兩隻手臂、膝頭就喺地下拖,之後有五個人抬起我,一路都有兩至三個警員喺旁邊用腳踢我,踢我腳、背脊同手臂」。
他之後更被四至五名警員拖到暗角毆打,「4、5個警員扯開我個頭盔、拳打腳踢,維持4分鐘,之後再有一個着警員背心的人用警棍打我隻腳」。短短的四、五分鐘,即使被拘留逾20小時後,仍歷歷在目。

「警察最黑暗面都出嚟」
被拘留期間,警員不時呼喝、態度極不友善。約3時半至6時半間,他多次要求醫療協助不果,「我想睇清楚嗰份arrest paper,只係問一啲字眼,就有警員呼喝,又大聲講『請你合作少少,如果你唔合作有排你搞!』」
唐先生曾在7.2預演佔中被捕,他直斥警方前晚清場時猶如「黑社會、爛仔」,「警方當晚所謂清場,好明顯使用過度武力,無必要不停去推、又不停叫罵,呢件事極度荒謬。今次警察嘅最黑暗面都出嚟,用好暴力嘅方式對待,上次(7.2)技巧性抬走你,今次係抬你去打。嘩!爛仔、黑社會!上次係穴位按壓法制服示威者,今次係捉你去打!」
自佔領行動開始,他一直留守金鐘,魔警的拳打腳踢絕不會令他退縮,「唔會影響我爭取公民提民、真普選嘅決心,只會越打壓越堅定」。

沒衝擊遭警棍兜頭扑
歐先生
案發地點:龍和道隧道出口
他的「武器」:雨傘、口罩 「生不入官門」,歐先生人生首次入警署,就被魔警用警靴狂踩、被警棍打頭、手臂及背脊,「好多警察衝過嚟,乜嘢都唔講就拉我落地,出警棍、腳狂踢我條頸,背脊同頭」。被拘留20多個小時,他眼角、背脊及頸背等傷痕纍纍,未獲安排驗傷,就再次重返雨傘廣場。
一直在金鐘留守的歐先生前晚到龍和道聲援,突然幾百名警員清場,他與其他示威者退到隧道出口。手持雨傘、戴上口罩戒備,以防警員出動胡椒噴霧。
「阿Sir突然衝過嚟,一見人就拉落地,我被阿Sir推低後,俾好多人一齊用腳、警棍狂踩、狂踢我背脊、頸、頭同手,又用拳頭打我,約幾十秒,我一直冇反抗,上咗手銬後,佢哋扯我口罩、一次又一次扯我條頸鏈,扯斷咗。」
歐先生向記者展示的傷口多達六、七處,當中最嚴重是頸背位置。他坦言今次很多被補者只是在附近了解,並無衝擊。「無論你只係企喺旁邊,手上乜嘢都冇,都會俾警察拉落嚟,之後幾個一齊按落地下」。拘留期間,他遭警員不人道對待,「去廁所都要等半個鐘,又問我係咪收咗2,000蚊?阿sir仲話,知道藍絲帶同黃絲帶都有收錢」。

阿Sir搶傘拉人落石壆
陳先生
案發地點:龍和道隧道石壆
他的「武器」:雨傘
陳先生是「暴力龍和道」的第一名被捕者。清場當晚,大批配備防暴裝備的警員一字排開殺入隧道,陳先生當時只是手持雨傘,站在石壆上,「我只係拎住一把遮,冇口罩、眼罩,只係視察情況,突然有位阿Sir搶走我把遮,我就失平衡,之後起碼四、五個警察衝過嚟,成個人就被拉落地,再拉我入警察堆裏面,俾人拳打腳踢」。他就成為龍和道清場當晚首名被捕者。
北角警署門外,前晚不少人等候自己的親人、朋友被釋放。站在最前的是陳先生的媽媽。她一個月前辭去工作,準備佔領中環,「如果仲唔出嚟,香港就冇希望!」她與兒子當晚都在龍和道,「我個仔八卦去睇睇,都冇衝突,突然就被拘捕」。最終她在北角警署找到兒子。
等了又等,兒子終獲釋,她也放下心頭大石,「我一路等,我覺得佢會知道我喺度支持佢」。陳先生坦言,當晚被拘捕時,曾遭警員拳打腳踢,之後曾到黃竹坑警校,再到北角警署,足足被拘留超過20小時。他又稱,不少被捕者都無參與龍和道佔領事件,「好多人被拉落嚟都嚟唔切有反應,喺草叢無啦啦就俾警察扯落嚟,唔知點解被拉,冇任何警告下就被拘捕」。

送包男搵鞋被壓地上
IT人Leo
案發地點:龍和道馬路
他的「武器」:眼罩
Leo在示威人士衝出龍和道馬路時仍在家中,「見佢哋佔咗龍和道,就想買幾箱麵包,揸車拎過去」。
Leo抱着麵包,先走到龍和道附近的物資帳篷,義工建議Leo把麵包放在添馬公園草地那邊更好。
當Leo由草地折返龍和道時,突然聽到有人說警方開始清場,除了本身預備好的眼罩,現場亦獲發保鮮紙、口罩和一把縮骨遮,不久後警員已從兩邊擁過來,「警察當時目標明顯不是清路障,而係為咗拉人」。
混亂間,Leo其中一隻鞋被「踩甩」,就在他俯身想找回鞋子之際,突然被一名警員從後撲上,把他壓在地上,其右腳膝蓋擦傷,被警員強行扯走眼罩;他其後被帶上警車,輾轉送到黃竹坑警校,並被安排與10多人留在一個房間內。
Leo從同房的被捕人士得知,不少人原來在清場那一刻根本無衝擊警方防線,「其實大家都係花生友,有人咁啱喺嗰個位置,或者當時舉機影緊相」,當中更有人如Leo般,混亂間跌了眼鏡或袋,俯身尋找時被警員從後壓倒在地,結果有人「撞爆嘴」,更有女生被男警壓下,其後才交給女警。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來源轉自:
2014-10-17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全站熱搜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