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
行業數據暗示,由今年信託基金還款高潮構成的金融危機的威脅已經推遲,而不是獲得解決。彭博社7月3日報導說,瑞士信貸分析萬得信息技術的數據估計,明年第一季度到期的信託債務是1.5萬億元,相比之下,本季度到期的債務是1.3萬億元。野村證券也預測,1萬億元的還款高峰更可能發生在2015年而不是本季度。
中國的1.9萬億美元的信託基金在今年一月份點燃了新興市場的動盪,當時一筆幾乎發生的違約促使穆迪將它比作引發2008年金融危機的複雜金融工具。一樁不透明的救助幫助這筆信託基金避免了違約,但是隨後其他信託基金紛紛效仿這種再融資模式。雖然決策者已經承諾允許違約發生以減少債務積累,但是他們的注意力目前在轉向捍衛經濟增長,它在第一季度已經下滑到7.5%以下。
「他們還沒有解除定時炸彈。」瑞信經濟學家陶冬說。「當信託基金無法支付利息,並且看起來沒有人願意再融資的時候,他們就要求地方政府接過他們的資產。地方政府融資工具沒有錢,於是他們就要求銀行。」

信託資產四年翻兩番
彭博社報導說,中國銀監會上個月說,48歲的銀監會負責監督信託公司熱潮的部門主管李建華,四月份死於「長期超負荷工作」。他在去年下半年走訪十個省份並會見全國所有的68家信託公司。
中國信託資產比四年前翻了兩番,三月份達到創記錄的11.7萬億元。信託公司通過高回報率來吸引投資者,今年第一季度回報率為6.44%,2011年回報率有9.75%,相比之下,銀行存款利率被政府設定為3%。
信託基金是影子銀行的一部份,影子銀行包括由銀行發行的理財產品。截至去年末,影子銀行價值38.8萬億元。
信託行業今年一月份受到嚴密審查,當時一筆由中誠信託公司發行的30億元的為煤礦集資的產品處於違約邊緣。受此影響,新興市場股票大跌,亞洲貨幣也下跌。就在還款日前一天,負責發行這個產品的中國工商銀行說,投資者可以取回他們的資金,但沒有說錢從哪兒來。

借新還舊
彭博社報導說,自從那之後,信託公司再未爆出頭條。瑞信說,一些銀行通過發行新產品進行再融資,而地方政府設立的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接管了一些麻煩基金的資產。根據研究公司Use Trust,信託公司可能截至今年末不得不支付1940億元,並且到2015年上半年必須支付2840億元。
李克強總理三月份說,今年的官方增長目標7.5%是靈活的,一些金融產品違約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上個月,他又說政府將確保最小的增長目標。
「決策者理論上同意,該違約的應該允許違約,但是這樣做的動力比今年早先減弱了。」法國巴黎銀行經濟學家陳興東說。「這對於建立一個健康的債務市場不好。但是允許違約造成的短期負面效果現在超過了允許違約的意志。」
雖然李克強總理三月份允許私營上海超日太陽能科技公司成為首個境內債券違約發行方,但是野村證券經濟學家張智威說,中國現在可能不太願意容忍一個違約。
7月2日,AA-評級的一年公司債券收益率暴跌189基本點至5.73%。

天網提示:

中共對號入座的邪教鑑別法。
【大紀元2014年07月05日訊】(責任編輯:高靜)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筆平凡/景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